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脑洞如黑洞3

 重读《热夜之梦》,真是看什么都盾冬

——————————————————

南北战争之前的美国,即将破产的船运公司老板盾遇见了一个英俊多金的绅士冬,冬愿意资助他建造一艘豪华汽船,但要求在游轮上保留一个房间给自己居住,并且航行目的地要听从自己指挥。

走投无路的盾虽然觉得这个要求很诡异,但还是答应了,因为建造一艘最快的船是他的梦想。

一年后,游轮建成,又大又快又豪华,从来没有一艘船有那么多美丽的乌木雕饰、水晶镜子和闪亮银器,这艘船很快就成为了密西西比河上首屈一指的明星。它有两个船长,但其中一人只在晚上出现,两个船长之间相处的很愉快,性格非常投契,冬要求盾教他在夜间驾驶汽船,盾答应了,彼此情愫暗生。

盾一边被冬深深吸引,一边又对冬的很多怪异举止表示怀疑(从不在白天露面,有时候会要求游轮停在人烟罕至的地方独自下船消失一整夜,回来时还会带来几个形貌古怪的客人),有一次盾偶然看见独自归来的冬满手都是血,彻底点燃了心中的疑惑,他趁冬某夜离开时潜进了冬的船舱,发现他有一个剪贴本,剪贴本中贴满了许多报纸新闻,全都是关于发生在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各类无法侦破的凶杀案和失踪案的,而冬确定的游轮航线也与这些报纸报道的地点相吻合。盾再也不能忍耐了,决定和冬说个明白,等冬接近清晨时回到了船上,盾在他的房间里等他,告诉他自己偷看了他的秘密,要求他解释清楚。冬开始很生气,盾威胁要和他拆伙,最终他无奈告诉盾自己是个吸血鬼猎人,昼伏夜出在河上逡巡,关注各类不正常的凶案,只是为了抓住一个出没在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古老而强大的吸血鬼,他怀疑这一切都是那个吸血鬼所为。盾表示要和冬一起为民除害,冬悲伤的表示你帮不上忙,两人以此为契机互相剖白了心意,干柴烈火滚了床单。

接下来的日子是盾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和冬在黑夜的密西西比河上航行,一起共进晚餐,一起共享床榻。盾发现了冬越来越多的怪癖,比如他每到月圆前后的几天都会喝自己调制的猩红饮料,盾觉得好奇尝过一杯,觉得那又苦涩又厚重,完全难以下咽。他也曾怀疑过冬的真实身份,但冬使用银质餐具吃饭,在镜子里会映出倒影,他的体温虽然比一般人低,但在某些时候却又令人难以置信的火辣。

终于有一天,冬忽然告诉盾,他们的旅程已经到达了终点,自己不得不离开了。盾无法接受,无论冬怎么说他都不能接受,最后冬无奈讲了实话,原来他并不是吸血鬼猎人,他也是个吸血鬼。吸血鬼和人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种族,因为年少时的变故,他在人类的世界中长大,成年后因为自己的吸血本能而痛苦,在很多年前逃离了族群。经历了艰辛的漂泊之后,他依靠自己的知识制作了可以平息对血液病态饥渴的猩红饮料,希望用这种方式拯救更多的族人,让血族和人类和解共存。长久以来他都在寻找血族的领导者,一个隐居在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古老而强大的吸血鬼,现在他已经找到了,必须去和那个血族领袖一决胜负。

盾大受震动,但是对冬的爱最终占了上风,他说服冬自己会帮助他,然后两人决定将游轮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港口,派人将那位血族领袖请到船上。他们计划合力控制那个吸血鬼,再说服同来的其他族人,计划开始实施的很顺利,但在关键时刻,血族的领袖皮尔斯突然使用魔法控制词操纵了冬,嘲笑他太过幼稚,无视血族千万年来的智慧和阶层观念。皮尔斯命令冬去杀了盾,夺取这条船作为血族的移动大本营。冬无法与服从的本能对抗,攻击了盾,盾却不忍心还手,几乎被冬杀掉,关键时刻冬的理智回归了片刻,将盾推进河中逃生。

昏迷的盾被人从河里救起,醒来时船已经开走了,从此他徘徊在密西西比河上下,寻找他的船,还有他的爱人。可惜年复一年,始终一无所获。他帮助逃亡的黑奴,从他们口中听到各种各样的传说,他们告诉他有一艘通体漆黑没有名字的船只在暗夜中行驶,速度飞快,船员都是一些没有知觉的鬼魂与奴隶。这艘船停靠之处,总有城市的流民或者种植园中的黑奴失踪。盾也开始像冬一样订阅报纸,追查着那些无头凶案和鬼故事,苦心经营他濒临破产的航运公司,一年又一年。

后来南北战争爆发,密西西比河的水量下降,战争结束后铁路开始大规模铺设,河运的黄金时代结束了。记得曾有这么一艘全世界最漂亮的汽船的人不是死于战争,就是远离故土,零落四方,不复得见。盾足足寻找了十年,一无所获最终放弃,他猜想也许那艘船已经沉没在某个地方了,才会彻底失去踪迹。于是他卖掉苦苦维持的船运公司,回到故乡,试图结婚成家忘掉河上发生的一切,但是最终还是发现自己无法做到。

这种一潭死水的日子又过了十年,有一天盾突然接到了一封冬的来信,约他在临城的某间酒吧见面。盾赶去之后在那里遇见了冬,冬还是二十年前相逢时的样子,还是在盾梦中的样子。冬告诉盾自己又逃了出来,现在躲在这个城市的地下世界生活,没有人会怀疑一个酒保作息时间昼夜颠倒。

盾问冬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来找自己,冬说逃脱控制词的操纵很难,不过皮尔斯很老了,正在逐渐衰弱,他请求盾这次还能帮助他杀掉皮尔斯。

于是盾又一次见到了他魂牵梦萦的爱船,原来它早已搁浅在沼泽地旁,桅杆腐朽船壳破裂生满了藤蔓植物,成为了吸血鬼们的幽暗巢穴。经历曲折复杂的过程,盾和冬联手干掉了皮尔斯和他的附庸吸血鬼们,点火将船只的残骸付之一炬。两个人从此消失无踪。

多年之后,在盾的故乡,家族墓园的角落中竖起一座墓碑,墓碑上刻着盾的名字和他的船。

总有客人于夜间到访。

评论(16)

热度(61)

  1. 铁板乌冬烧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