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2)

【1】——【21】【22】【23】

————————————

三次元忙到吐……大家不用指望太多,我差不多已经废了……

————————————


-22-

 

斯蒂夫曾经以为,从巴基纽约的公寓里仓皇逃离的那一天,是他生命中最为惊恐的时刻,但显然他错了。

在巴基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其实他很明白自己听到了什么,但他的理智和感情全都无法接受,所以忍不住追问:“你说什么?”巴基又叹一口气:“我说……斯蒂夫,我们分手吧。”

斯蒂夫·罗格斯只觉有人在他心口上开了一枪。

 

“不!”他条件反射般回答,“绝不!”

纽约远在天边,电流中巴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斯蒂夫……我仔细思考过了,我们两个不该在一起,我们不合适……所以,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可是这样对我不好!”斯蒂夫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了。

“……斯戴维……”巴基叹息着,然后他挂断了电话。斯蒂夫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呆愣了足有半分钟,开始一遍又一遍回拨巴基的号码,那边却已经关机。斯蒂夫的手颤抖不止,脑海中一片茫然,纵使心底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承认,他也明白这代表了什么——他被甩了,第二次。

从一分钟前到一分钟后,他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之前两人分别的那些日子里,他时常有一种巴基就在身边的幻觉,总觉得他的手就搁在自己的手边,若即若离,只要伸过去就可以抓住,好像抓住了全世界。

斯蒂夫·罗格斯愣愣地望着自己摊开的掌心,空空荡荡,一无所有。

他骤然感觉一阵剧烈的眩晕。

 

“……去机场。”他哑声吩咐司机。

一直沉默着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萨姆·威尔逊猛地转过身来:“你疯了!”他叫道,然后对司机说,“罗格斯先生身体不太舒服,我们回家去。”

“我说了,去机场!”斯蒂夫怒气勃发。

“你就算飞到纽约又能怎么样?站在他楼下弹吉他唱小夜曲求他回心转意?还是去撬他的门给狗仔队送上一个惊喜大礼包?你甚至飞不到纽约的,斯蒂夫,在机场就会被抓住,”萨姆也火了,“求你用点脑子行不行?”

“你知道?”斯蒂夫大叫,“见鬼的你们都知道是不是?只是瞒着我一个?”

萨姆无法直视他的目光,径自将头调转。“回山庄。”他向司机重复。

 

斯蒂夫咬牙切齿,再度打开手机,手指僵硬地在屏幕上滑动,一时心乱如麻。他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找到托尼·斯塔克的名字,按下去。

电话接通了,那边是一片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显然托尼正身在某个社交场合。

“你他妈到底对巴基做了什么?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听你的就摆平一切,而我做到了,就算多么不情愿我也做到了你要求我的那些事。斯塔克,你必须马上给我一个解释!”

喧嚣渐低,大约是托尼拿着手机走到了僻静处,他的声音终于传过来,满满都是不耐烦:“注意你的言辞,罗格斯,我能做什么?你以为我做了什么?私下里给他一百万然后叫他滚蛋?你脑子坏掉了斯蒂夫·罗格斯,老子干嘛用自己的钱给你平事儿?如果你这么热爱无聊肥皂剧大可直说,明天我就给你找个三流爱情电影让你赚点养老金。”

“别废话,我要个解释,斯塔克。”

“好啊,那我就给你解释,我只说一遍,罗格斯——我履行了承诺,我可以发誓从头到尾都没有要求你的心肝宝贝儿和你分手,听清楚了吗?别他妈的发疯了,我正忙着呢,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闲的蛋疼?”

托尼·斯塔克切断了通话。

 

斯蒂夫满脸铁青捏紧手机,开始认真考虑是否应该直接杀去现场和斯塔克对峙,他不相信他的话,这说不通,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他猜萨姆肯定知道那家伙在哪儿。

萨姆的电话恰在此时响起,他掏出来一看,随即面无表情将收到的短信递给斯蒂夫。

上面写着:带他回家,让他冷静一下,我明早过去。

 

第二天,朝阳刚刚升起,那辆金红超跑就开进了比弗利山庄斯蒂夫的大宅,托尼·斯塔克如约而至。他的两眼之下有浓重的黑圈,双颊凹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五岁。显然,他刚从某个彻夜不眠的狂欢派对中赶来——做这一行,只要你还有目标要实现,人人都得遵守游戏规则。

“他还没醒?”托尼走进起居室,问等在那里的斯科特·朗,不待对方回答忽又神经质般笑起来,话语中满满都是嘲讽,“哦,不,我错了,他当然没睡呢,我们的罗密欧失恋了。”

“托尼,”一贯好脾气的斯科特毫无笑容,“我给你弄杯咖啡缓缓,你没有嗑药吧?你看上去糟透了。斯蒂夫也差不多,他昨晚和萨姆吵了一架,愿上帝怜悯,你们两个今天真得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我是想好好说的,不过恐怕很难,”托尼·斯塔克露出一个假笑,“我敢打赌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和我对骂,然后把我当成罪魁祸首记恨一辈子,毕竟被人拆散总比被人甩了要容易接受,谁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床上功夫太差……”

“托尼!”

“行了,别唠叨了,”斯塔克摆摆手,“我开玩笑的,我的咖啡呢?”

他灌进那杯黑咖啡,然后摇摇晃晃上楼去。

 

斯蒂夫的状态确实相当糟糕,托尼从没见他这般模样。他甚至还穿着昨天中午那身礼服,只是外套不见踪影,衬衣满布皱褶。托尼一进门,他就猛然抬起头,两只眼睛熬得血红,简直像是刚刚哭过一场。

“别这么瞪我,”托尼耸肩,“还是说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充当反派?”

“……你欠我一个解释,斯塔克。”斯蒂夫的声音都哑了,现在托尼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他绝对哭过——天哪,这就是天才演员的副作用?情绪极端敏感,全他妈的长着一颗操蛋的玻璃心?

“你想要什么解释?”托尼反问,对这件破事他已经烦腻透顶,只想快刀斩乱麻,“我说过了,是他自己决定和你分手的,我没有违背承诺。”

“可是你知道!”斯蒂夫愤怒地瞪视他,“你早就知道巴基想干什么,萨姆承认一个月前你就透露给他了,还命令他不要告诉我——为什么?”

“……是,这我不否认,”托尼直视斯蒂夫的目光,并不觉得于心有愧,“至于为什么还用我说?瞧瞧你现在的鬼样子,如果你当时就知道了还能保持理智?你绝对会毁了我们这么多年来努力的一切。”

“可这不是你们合伙骗我的理由!你、萨姆、还有……巴基,你们……我那么信任你们,我那么信任你,斯塔克!你承诺过会摆平这一切的。”斯蒂夫濒临爆发。

“如果你们全都老老实实听话的话,我当然会摆平这一切,但是你的心肝宝贝儿拒绝了我。我给了他我能力所及的最佳解决方案,但是他拒绝了,他告诉我这不关我事,然后叫我滚蛋,他说他会在恰当的时候和你分开,然后这一切问题都将不复存在,他心里有数,”托尼针锋相对,“我知道你被甩了很不爽,但这怎么能算作我的责任?你自己去问他好了。”

斯蒂夫显然完全无法接受这种解释:“巴基……巴基他拒绝接听我的电话,我联系不上他……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做,这没道理,我们明明……”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托尼用冷笑打断他,“别自己骗自己了,斯蒂夫,你又不是真傻,你们见鬼的理所当然必须要分手,你们早就无路可走了……船要沉了,他先跳海求生,就这么简单。”

“怎么会无路可走?”斯蒂夫忿忿不平,“我们可以暂且等风头过去再想办法,实在不行那就出柜,总有解决方案,何必管别人怎么说。”

“先不提你和尼克·弗瑞还有三部片约,你现在宣布出柜铁定会被那老小子告到破产,”托尼·斯塔克无情指出,“就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你当真确定巴基·巴恩斯会同意?”

斯蒂夫的怒气突然哽住,仿佛有双无形的铁手掐住了他的喉咙。

“别蠢了,斯蒂夫。我十八岁就被我家老头儿丢进公司的邮件收发室打零工,到如今已经快有三十年,这双眼睛看过的圈内人成千上万。相信我,巴基·巴恩斯的野心绝对不止于找张长期饭票,他背着海德拉那个大炸弹在好莱坞成功混了这么久,从一无所有打拼到如今,他的段数可比你高多了。说实话,当他干脆利落告诉我会和你分手的时候,我甚至有点刮目相看,毕竟,鬼迷心窍的傻子不是天天有,放弃唾手可得的绝大利益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利益……”斯蒂夫用牙齿咬紧这个词,仿佛想要将之碾碎。

“事实如此,你们俩的合作结束了,关系又几乎曝光,他继续和你在一起已经弊大于利,不如把眼光放得长远点,反正凯子多得是。利益才是人类行为的唯一驱动力——难不成你觉得那是因为爱?”

托尼·斯塔克将那个“爱”字说得好像一个笑话。

 

“听着,斯蒂夫,”托尼掏出手机按了几下,又抬起头来,“我理解,你不是一个可以经年累月说谎话的人,如果你真的坚持要出柜,那我们也可以再商量办法,但时间和场合得我来定,至少要等到你和尼克·弗瑞的合约结束,而且出柜的对象我要点头——相信我,巴基·巴恩斯不可控制,他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

“你根本没权力替我决定什么才是‘好选择’。”斯蒂夫断然反驳。

托尼的嘴唇抿成一线,眼中有怒意隐而不发,耐心从来都不是他的优点。差不多过了半分钟,他才勉强压抑火气,继续说下去:“我这么讲是有原因的,我刚刚给你邮箱里发了一份资料,也是才从调查公司那边拿到手,见鬼的谁能想到他会和海德拉扯上关系,在好莱坞,十五年几乎就是一辈子了——如果你还没把我拉进黑名单的话,就自己看吧,看完你就会发现,除了他的床上功夫之外,你对那个人根本一无所知。”

 

斯蒂夫·罗格斯完全无法形容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打开那个压缩包的,然后他就看见了巴基,非常年轻的巴基•巴恩斯,也许只有十八岁,站在春光明媚的大学校园里。斯蒂夫近乎痴迷地盯着他看,只觉一股爱意在怀中滋生。可是,在接下来的照片中,一切都改变了。他看见巴基穿着紧到明显只适合夜店的牛仔裤和形形色色的红男绿女们亲密接触,照片像素都不高,有些明显是偷拍,但那张让人魂牵梦萦的脸清晰可辨,带着斯蒂夫从未见过的轻佻甚至堕落的气息。

他如磐石般缄默不语,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将这些资料翻看完毕。

“……海德拉对他做了什么?”末了,他问托尼。

“你该问,他在海德拉做过什么,”托尼嘲弄地回答,“还能做过什么?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得出。你也看到后来被确认的另外五个家伙的记录了,全都有毒瘾,并且不只是软性毒品,其中两人直到现在还在蹲联邦监狱。”

“但是这里并没有巴基的记录,只有他的照片。”

“那是因为他很聪明,他比那些最终被抓住把柄的蠢货们聪明太多了,无疑也更加危险,我甚至觉得他比我想象的还要危险。最厉害的老鼠总能在船沉之前嗅到暴风雨的味道,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总之最后那一年他和他的经纪人从海德拉离开了,后来在网上匿名爆料的黑客也没有翻出他的底细来,我们只能从其他线索去推断……他就是个迷。”

“既然如此,那就什么都说明不了,”斯蒂夫放下手机,坚持,“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你对巴基的指责明显毫无根据,只是一种偏见。”

“别蠢了,斯蒂夫。有些人在镜头前演戏,离开了镜头依旧在演戏,在生活中的演技比在电影里还要高明,巴恩斯无疑就是这样的人,这种角色我见得多了。你只是被他迷住了,你只是从没有见识过他们的手段,瞧瞧你自己,简直像是中了邪。”

“巴基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就算他曾经误入歧途,但无疑早已改邪归正。我了解他的努力,他比任何人都努力,他得到的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你自己也说十五年过去了,在好莱坞那几乎就是上辈子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他真的想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踏踏实实过日子,那他根本就不该留在好莱坞,更不会刻意接近你!”斯塔克感觉自己的耐心即将耗尽,“他该知道和你在一起简直像是背着炸弹在火炉边烤,过去的那摊烂事迟早会爆炸,可是他依旧那么做了,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也要往上爬……”

“他和我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向上爬!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认为?你们没有证据就判他的罪,断定是他处心积虑接近我、讨好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们怎么会这么想?理由何在?就因为我比他有钱有名气?就因为好莱坞畸形的阶级观念?”斯蒂夫的声音越来越高,眉头紧蹙,话语铿锵有力,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他的驴脾气再度发作的标志。

 

“你大可以把我当成曼菲斯托弗里斯(和浮士德博士签订灵魂契约的魔鬼),当成诱惑夏娃的蛇,坚持认为是我拆散了你们俩,这都没关系,斯蒂夫——经纪人原本就是干这个的,背黑锅也是工作内容的一部分,我只是在履行职责,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们都不喜欢我,甚至连你养的狗都不喜欢我,你大可以认为自己把灵魂卖给了魔鬼,你和你的小鹿仔全都他妈的被坏人陷害,清白无辜——操蛋的不把灵魂卖给魔鬼,谁混好莱坞?”

托尼·斯塔克强自按捺胸中的烦躁,词锋越发尖刻,他太累了,不站在他的位置上,没有人能够体会他究竟有多么疲惫。制片方的利益、投资方的利益、影评人的利益、媒体的利益、学院的利益、各大工会的利益……这片大海中潜伏着众多史前巨兽,一呼一吸都会掀起滔天波澜,周旋于无数暗礁和漩涡之中,努力追求各方的平衡与客户利益的最大化,即使是他也常常感觉心力憔悴。也正因如此,他实在无法容忍更多“变量”的存在,无法容忍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听着,斯蒂夫,”他松了松自己的领口,下定决心再做最后一次努力,“我们都知道,在好莱坞有一类经纪人只要哄好客户就够了,客户想嗑粉,他们就负责搞药,客户想找女人、或者男人,他们就负责拉皮条——他们都是马屁精应声虫,这种家伙车载斗量。但我不是那种经纪人,从来都不是,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而你呢?假如今天遇到这种麻烦的人不是你,随便换个其他谁谁谁,说实话我肯定早就撒手不管了。我会放你自生自灭,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到头来身败名裂都与我无关,不妨碍我拿完抽成一脚把你蹬开。其他人都可以替代,好莱坞每天都有新面孔,但你不一样。你是斯蒂夫•罗格斯,你是奇迹之子,命运的宠儿,你的条件太理想了,真的不该毁在这种小事上面。我相信你能走到比我带过的所有明星更高更远的地方,你绝对有这个潜力的,才能、形象、亲和力、脑子甚至还有万中无一的自律精神,你什么都不缺,落日大道上的星星不该是你的终点,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把自己毁了。斯蒂夫,还记得我们的目标吗?我们的目标就是让你成为传奇,真正的传奇,就像是黄金时代那些闪闪发光的名字,哪怕有一天我们都死了,你依旧永恒不朽……”

斯蒂夫一直怒气冲冲听他说话,听到此时突然失笑,他伸手抹了一把脸,眼角再度溢出水光:“知道么,托尼?巴基几乎说过同样的话,他说‘故事比石头更恒久’,所以‘凡人的人生没有什么值得流泪的事’——你的这些话也许更能打动他,而不是我。我真的不明白你对他的成见为什么那么深,你难道不能放下自己的自负哪怕一分钟吗?我了解巴基,无论你怎么说,无论他曾经做过什么,我了解他。错的是你。”

“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你怎么就不明白?”托尼终于止不住火冒三丈,他气愤地在原地连连踱步,努力压抑寻找一把凿子凿开对面那个榆木脑袋的冲动,“我现在说的不是对错,而是利益!你的利益,你的未来!比起这种未来,你那点儿泛滥的荷尔蒙又算得了什么?”

“这世上所有事情归根到底都是对错问题,斯塔克,对错高于利益,高于一切,而我们都该去做正确的事。我当然会为了我的未来而努力,但我的未来与巴基并无冲突。恰恰相反,正因为我确定了他是对的那个人,我就不会再去考虑利益了——巴基就是我的未来。”

 

“……我必须和他谈谈。” 


评论(51)

热度(284)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