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今天我是一个盾吹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盾盾啊,越来越觉得喜欢。

倒不是因为所谓的男友力,活到我这种怪阿姨的年纪,早就发现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其实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原因,而绝对不是其中每一种都值得赞美和珍惜——有多少自私假爱之名,又有多少牺牲奉献其实只是为了感动自己,这样的故事时时刻刻都在发生,难道不是吗?

甚至也不是因为盾盾胸大脸帅是个完美对象,胸大脸帅的人多得是,而且我从来都不觉得他哪里完美。盾盾无疑有很多臭毛病,迟钝、倔强、驴脾气、难以相处并且是个醋缸,考虑问题其实相当自我中心,和他在一起肯定天天想吵架,并且每次吵架最后总得你让步,让你整天纠结到底是该亲他还是该踹他一脚。

但是尽管如此(尽管我经常黑盾盾),但他还是那么好(但我还是好喜欢好喜欢他),可能因为我打从心底羡慕和佩服一切活得真实、勇敢、执着、坚韧不拔的人,哪怕他们显得有些笨拙迂腐也无所谓。盾盾的好不在于他以道德标杆来要求自己,他并非假道学,也不是政工师,他的行为并没有想要博得表扬或者崇拜,不是这样的。他做一件事,绝非因为别人把那件事定义为好事,做了有什么好处,只是因为他打从心底认为那是正确的——人就该做正确的事,仅此而已。对于民众的狂热和崇拜,他的态度大概也只会觉得很尴尬吧?我明明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你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还跑去博物馆看我的展览?这个世界疯掉了吗?盾盾大概会瞠目结舌地这么想吧!

归根到底,盾盾的好在于他是真心实意坚信那些人性中最为美妙之物——坚信真、善、美,自由以及勇气,用最俗气的话来说,他有一颗无法被玷污的金子般的心。他的所有行为并没有道德的威压在内,纯乎发于本心,他的道德感和行为准则是内设的,是他自己的一部分,也许这就是孔子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最高境界吧。

所以,很多人不理解(或者装作不理解)所谓正义化身道德典范为何突然违法犯罪,喊什么ooc,其实都是完全没有读懂(或者根本不感兴趣)他这个人的结果。盾盾对巴基的态度,其实和他对自由、正义、国家、和平的态度是一样的——它们都是正确本身,为了正确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天经地义的事——这算什么牺牲呢?不就该这样的吗?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这么吃惊?完全不明白啊!问我为什么?这还有什么为什么?饿了就吃饭渴了就喝水,不就该这么做吗?太奇怪了,你们这些人类根本没办法沟通——盾盾大概会这么想吧。

总之,我想说的是,我真心挺理解巴基哥哥的,如果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样一个家伙存在,我也会想要尽心竭力的保护他,坚信有一天他的光芒会照耀更广阔的世界。巴基哥哥照顾他的心情,大概和人类为真善美而发自内心感动的心情别无二致。

真的好喜欢盾盾啊,99岁的悲催老处男,给你打个call,生日快乐!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强调一下,虽然你这么好这么美你就是电你就是光你就是唯一的神话,不过对我们巴基哥哥不好那是绝对不行的,照样负分滚粗懂不懂?

对,我就是这么偏心!咬我啊?


评论(22)

热度(114)

  1. 铁板乌冬烧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