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4)

【1】——【23】【24】【25】

——————————

赶死赶活写完,累成dog,没时间修改了……我不是灵媒,纯粹编故事,别想太多

——————————


-24-

 

幸好,当理智彻底掉线无法指望的时候,他的身体先一步做出了正确反应。斯蒂夫将狂怒的巴基按在墙壁上,用自己强健的臂膀禁锢他,然后狠狠吻上他的嘴。

分崩离析的宇宙在那一刻忽然回到了正轨,破碎星辰之上再度孕育出丝丝活气。这就对了,斯蒂夫想,这就是正确了,再正确不过。 

 

斯蒂夫靠这招蛮不讲理的杀手锏摆平过之前的许许多多次危机,这次似乎也不例外。巴基愤怒的紧绷的肌肉在他怀中逐渐软化,冰冷的嘴唇也在他的强硬攻势下缴械投降。他在斯蒂夫与墙壁的夹缝中微微喘息着,抵抗越来越弱,最后化为了甜蜜的回应。许久之后,当两人再度分开时,斯蒂夫的手依旧在巴基柔软的发丝间流连不去。

“你怎么忍心和我分手呢?”斯蒂夫喃喃道,凑上前吻了吻他的鼻尖,“我简直要恨你了。”

巴基的眼圈瞬间泛红,看上去几乎是可怜巴巴的,但他的回答依旧那样冷酷无情:“斯蒂夫,面对现实吧,我们终究会分手的,长痛不如短痛。”

“为什么?因为海德拉?那些事我都知道了,托尼给我看了调查资料,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每个人都有过去,而那些都过去了。”

“上帝啊,斯戴维……”

“我相信你,巴基,”斯蒂夫告诉他,“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是知道!所以我们不需要去管别人怎么说,他们全都不了解你,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你肯定是被骗的,所以才……”

听到这番肺腑之言,巴基是真的被感动了,晶莹的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打转。斯蒂夫不禁想要将他抱得更紧一些,给他迟到了十四年的安慰与依靠,却被巴基坚定地推开。

“谢谢你,斯蒂夫……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我说过,所以……真的谢谢,”巴基抬手擦掉了终究滑落的眼泪,“但是,我……其实真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美好,我并非全然无辜,我不能向你撒谎,那样对你不公平……”

 

巴基·巴恩斯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你知道的,我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当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抛弃了家庭,然后妈妈带着我远渡重洋……倒不是说我吃过多少苦,因为我母亲总是想方设法给我最好的,其实我从小就没有缺过零用钱。但是,只有那样依旧是不够的,你可能没有办法想象,一个小孩儿突然被丢进全然陌生的环境里,被迫适应新的语言、新的国度和新的家庭,说实话我一度适应得很糟糕……”

“有很长一段时期,我非常、非常缺乏自信……我始终搞不明白,自己分明很努力去做了,为什么总是得不到认可?我很想和大家交朋友,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找到某种认同感,但每一次下课时,总是发现所有的同学全都三三两两走在一起,自然而然,而我却始终一个人——那感觉简直糟透了,直到现在我还能回想起来……”

“总之我的整个青少年时期都在想方设法让别人喜欢我、接纳我,百般尝试融入群体之中,却始终不能如愿。那时候我有点胖,而且挺笨拙,那时候真心不容易。直到有一天,简直就像变魔法那样,一个很漂亮的陌生姑娘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她觉得我很英俊,要不要晚上一起出去玩,那时候我刚刚上大学,人变瘦了,整了牙齿,口音也不再引人发笑,我在崭新的环境里忽然发觉了自己的魅力,原来我真的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而且很擅长揣摩别人的心思,很擅长讨人喜欢。一夕之间天翻地覆,我忽然发觉只要我想,我就能让某个人迷恋我——无论是她或者是他,我至少能让他们愿意和我上床……”

说到这里,巴基的唇边漾出一个苦笑。他停顿片刻,仿佛在积蓄勇气,他始终没有抬头对上斯蒂夫的目光。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希望有人爱我。而现在我突然发觉自己其实有这个能力,那时候的我在这方面简直近乎……贪婪,为了让别人爱我甚至可以不再做自己,可以扮演对方想要的任何角色,我不在乎,只要能达到目的。有一段时间实在是……太糟糕了,我就像个突然之间中了巨额彩票的穷鬼,完全没有办法停止乱用自己的魅力。我逃学、交上坏朋友、沉溺于各式各样的放荡生活,后来就那样越走越远,直到再也不能回头……这就是我和海德拉扯上关系的原因。”

 

斯蒂夫·罗格斯一直怔怔听着,巴基的往事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他犹豫片刻方才开口:“巴基,这不是你的错……”

“这就是我的错,斯蒂夫,”巴基打断了他的话,“我现在可以平静地告诉你了,这就是我的错,我年少无知,误入歧途。的确,我从来都不喜欢当年的自己,我感觉羞愧、乃至悔恨,但那段往事无论如何都是我的一部分,我做过,我记得一切。”

“……好吧,就算你做错了,那又怎么样?每个人都会犯错的。”斯蒂夫努力辩解着。

巴基终于抬起脸来,他的双眸中满是哀愁:“斯蒂夫,离开海德拉很难,真的,非常难!你知道那些没有离开的人后来的下场了吧?我实在很幸运,布洛克在最关键的时刻帮了我一把,他将我从泥潭中拽了出来……布洛克把我的脑袋按在冷水下面冲,抽我耳光让我清醒一下,让我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他用手铐把我锁在公寓的暖气管道上,直到我终于戒掉血管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幸好那时我的瘾还不深,幸好来得及……他把我带出了海德拉……天哪,我当年真是个混账,遇见布洛克……以及遇见你,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两件事。”

 

回忆显然令巴基陷入了痛苦之中,但他依旧坚持讲下去。

“也就是在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里,我开始费力思考自己究竟是谁,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擅长什么?有什么东西令我由衷感觉快乐?不是药物带来的幻觉,而是真真实实的快乐……也许因为布洛克的狗窝里除了一大堆一大堆的录影带和蓝光碟什么都没有,我除了一部接一部看电影什么都没办法做,某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实在太不可思议,竟然直到那时我才真正想明白,我喜欢的、我擅长的、我该去做也必须去做的事情唯有一件:我想当个演员,当个真正的好演员,就是这样……也许这么说实在有点矫情,但真的,我终于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从那天起我接受了自己的过去,我与它和解了,我开始向前走……斯蒂夫,你能理解吗?”

斯蒂夫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觉心中塞满了无尽怜惜,只有点点头。

“……所以,抱歉,斯蒂夫,”巴基悲伤地望着他,“我不能放弃我的理想,我不能把这一切都毁掉,工作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我的整个生命都附丽其上,没有了表演我什么都不是。我的人生已经不可能再一次从头开始了,所以……对不起。”

斯蒂夫的手在颤抖,而他的心更是疼痛至极。

“那我呢?我不重要吗?你就可以轻易失去我吗?你爱我,巴基,你说过的,别否认!”

“我……”巴基脸上的哀恸甚至比之前更甚,他显然在经历着激烈的心理交锋,“是的,我……我爱你,斯蒂夫,你那么好,真的特别特别好……但你还会爱上别人的,而那个人没有不堪回首的过去,他可以比我更爱你……”

“不会的,”斯蒂夫绝望地摇头,“不会有那样一个人……”

“会的,我向你保证,”巴基说,“他会比我更好,然后你就能忘记我了。”

“我不会……”

“别傻了,斯蒂夫,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总会爱上一些人,但那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谁会和我们一起走到最后。所以,去找个能陪你走到最后的人吧,你那么好,真的特别特别好,无论是谁都会爱上你的,到时候你就会发现,没有什么不一样。”

“那怎么可能?”

“别傻了,我知道这是你的初恋,真荣幸成为你的初恋,初恋总是……比较特别,也比较艰难,我理解……我爱你,斯蒂夫,我不会后悔爱上你,但是我真的真的无法陪你去走那条路。”

“你走什么路,我就走什么路。”

“怎么可能呢?斯蒂夫,你这幸运的家伙,你拥有我想要的一切,拥有那些满心期盼却永远也无法得到的东西。你就是我的理想、我的目标,我不能看着你把自己毁了。”

 

斯蒂夫·罗格斯开始感到绝望,越来越绝望,他清楚地意识到,事态已经彻底脱离了自己的预计,已经完全失了控。

“无论你怎么说,事实是,我爱你,”他有如叹息般表白,他搜肠刮肚想要寻找一个理由来挽回败局,“巴基,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我甚至觉得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也许在其他时空里我们根本就是一起长大的。我甚至能够想象出我们在一起的样子,你是个缺乏自信的小胖子,而我是个怒气冲冲的豆芽菜,我们全都艰难地活在这世上,但我们不孤独,因为只要见到彼此就会开心的笑起来……这多好啊,是不是?巴基,我们在一起是命中注定的事。”

“如果真的有命运的话,” 巴基苦笑道,“那我倒真想问问她,为什么发誓终生相守却不能长久?为什么越是道貌岸然越人心鬼蜮?为什么我明明没有伤害任何人却必须背负一切,只因为我爱你?只因为我们都是男人?斯蒂夫,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命中注定’,有的只是你的人生和我的人生,你的选择与我的选择,你的道路以及我的道路,仅此而已。”

“可是对我来说并不是这样的,巴基,对我来说没有‘你的人生与我的人生’,只有‘我们的人生’、‘我们的选择’、‘我们的道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和我分手不可!”

“我说过了,很久之前……我第一次拒绝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因为我们在一起代价太高昂了,我付不起,我真的付不起。”

“可是你依旧接受我了,不是吗?你依旧给了我们开始这段感情的机会。你那时改变了主意,现在当然也可以!”

“那时我明知道是错的,但是……”巴基无法继续讲下去。他悲哀地想,但是我们就是会爱啊爱啊,仿佛扑火的飞蛾,被光明吸引,被快乐迷惑,哪怕代价是燃烧自身、灰飞烟灭,我们永远也学不到教训。

 

他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而是告诉了斯蒂夫别的理由,那也是个真实的理由:“前一段时候,希尔代表制片方给布洛克打电话了,我想他们也给斯塔克打了电话,你可以问问看。总之他们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他们当然会知道的。据说希尔的态度很客气,但她明确提醒我该好好想一想我们的电影,马上就要到宣传期了,到时候肯定有人拿我们的关系做文章。纸是包不住火的,如果继续发酵下去,那这部电影该怎么办?这会是部好电影,当然是部好电影,整个剧组倾注了那么多心血,制片方投入了那么多钱……但现在,最坏的可能是,没人会关注电影本身了,他们只会关心他妈的你们看到队长看中士的眼神了吗?那是因为这俩演员他妈的是一对儿滚到一起去的死基佬!懂吗,斯蒂夫?那样就完了,我们就真的毁了他们——我绝对不能接受这个。”

“不会那么倒霉的……”斯蒂夫坚持。

“也许吧,但我绝对不会拿它去冒任何风险,它对我来说有独一无二的重要意义,我绝对不能那么做。”巴基说。

 

斯蒂夫完全听不进去了,绝望已经彻底攫住了他。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我要失去他了,我要失去他了。巴基还在试图分辩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全都传入了斯蒂夫耳中,却始终无法到达心底。斯蒂夫本来不想那么说的,他可以向上帝发誓自己真的不想那么说,他其实也并非那样想。但是,也许他只不过想让巴基为了自己荒谬绝伦的指控而愤怒——他宁愿他愤怒,愤怒总比如今宁静地判处他死刑来得好。

“所以……对你来说,我、还有我们的感情加起来在你心里都比不上一部电影重要是吗?都不值得你塞住耳朵不去听别人怎么说?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不好受吗?我也很痛苦啊!我有告诉你吗?我有抱怨过吗?我有想要放弃吗?我都可以坚持,为什么你不能?我们只要熬过这一段特殊时期,还会和以前一样的——我们分明就快熬过去了,你为什么要放弃?难道你说的‘爱’都是在骗我吗?”

话一出口斯蒂夫就后悔了,他怎么能这样说呢?那不是事实,他当然知道那不是事实。他很清楚巴基爱他,爱是骗不了人的,爱无需言语,本身就能传达一切情绪。

——他只是太痛苦了,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结局。

 

斯蒂夫后悔了,他眼睁睁看着一点跳跃的星火在巴基眼中倏忽熄灭,他听见他用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语调说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斯蒂夫,只有表演是最重要的,只有表演会陪我们到最后……到最后你会明白,唯有表演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如果这样你会觉得好受一点的话——的确,那都是假话……请你忘了吧。”

他该道歉,立刻道歉,巴基会原谅他的,他总会原谅他,不是吗?然后他们就会回归正轨——可是已经没有正轨了,脑海中一个声音冷冷在说。一瞬间斯蒂夫被漆黑的愤怒和绝望彻底吞没。

“巴基,你的心简直……简直比冰还冷,比冬天还冷!”

巴基·巴恩斯睫毛低垂,尽力躲避他的视线,很久之后才开口答道:“你错了,斯蒂夫,我根本就没有那东西。”

 

***

 

巴基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酒吧的,他已然失魂落魄,全部心思都被脑海中斯蒂夫最后的那副悲伤表情占据,他隐约觉得自己也许做错了——但这是唯一的办法啊,他没有别的选择。

忽然,一阵短促的喇叭声将他唤醒,巴基茫然抬起头,只见一辆越野吉普开到自己面前,车窗摇下来,布洛克·朗姆洛坐在驾驶位上,甩头示意他上车。

巴基走到另一边坐进副驾驶位,问:“你不是说先回酒店吗?”

布洛克嗤笑一声,回答:“那是专门讲给那小子听的。”

巴基几乎要被他逗乐了,如果他此刻还懂得如何微笑的话:“你真是个坏家伙,布洛克。”

朗姆洛不屑道:“妈的气气他怎么了?老子还想揍他呢!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摇钱树差点毁在他手里,揍他一顿不是天经地义?”

“你啊……”巴基叹息着,这次他真的笑了——笑着笑着,别过头去,抹掉了一把眼泪。

 

布洛克·朗姆洛仿佛没有看见似的,沉默着发动吉普车,向酒店的方向驶去。路遇红灯停下等待时,巴基忽然开口:“来根烟行吗?”

朗姆洛转头斜睨他一眼,巴基脸上已经瞧不见泪水的痕迹。“你答应我戒了的,”他佯装生气。巴基呵呵笑:“真戒了,突然想要抽一根……操他妈的今天太难熬了。”

信号灯转绿,朗姆洛将自己口袋里的烟盒和打火机掏出来丢过去,巴基摇下车窗。

“……我决定了,”走过三个街区,巴基将抽到一半的香烟按灭在仪表盘上的烟灰缸里,忽然开口。

“这么快就决定了?”朗姆洛问。

“你说得对,”巴基回答,“不是只有好莱坞才有戏演。”

布洛克·朗姆洛点点头,“好的,”他说。

 

“……对不起。”巴基的声音低下去。

朗姆洛专心开着车,头丝毫也没有转向旁边:“说什么呢你?” 

“对不起……最近几年本来已经有点起色了,多不容易啊,这下你的抽成又要缩水。”

朗姆洛忍不住咧嘴笑起来:“小混蛋。”他嘟囔着。

“喂,我三十多了,小什么小!”

“我都快五十了,所以你永远是个小混蛋。”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我爹啊……”身旁传来巴基长长的叹息。

 

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朗姆洛几乎以为巴基睡着了,却又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在说。

“布洛克……那是真的吗?真的会过去吗?”

“什么?”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很久以前,是你告诉我的,你说一切都会过去,无论我们多痛苦,遇见多么操蛋的事,终将过去……”

朗姆洛终于转过头来,深深地望着巴基的侧脸,那一眼似乎有十五载的光阴那么长。沉默许久之后,他回答:“当然了,都会过去的,我向你保证。”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布洛克?我……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当年你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吧?那时候我是怎么回答你的?”

“你说……继续向前走……”

“对,向前看,向前走——我们都要继续向前走,人生的秘诀不过如此。”


评论(33)

热度(265)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