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6)

【1】——【25】【26】【27】

——————————————

D23勾起了我的鸡血,而且我知道大家最近有点抑郁(怪我),所以这段我写快点也就能更快点。放心,最虐的部分已经过去了,感情曲线开始慢慢往上走了,真的是he没错,保证是喜闻乐见的欢乐大结局,喂糖喂到齁死你那种。

——————————————

-26-

 

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的某一天,在新片宣传期正式开始之前,斯蒂夫·罗格斯突然被制片方邀请参加高层看片会。有那么一分钟,他毫无理智地期待会在现场看见巴基,但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这次看片会的范围很小,也没有对外公开,就在西好莱坞SHEILD国际影业公司的会议室里举行,出席人员以尼克·弗瑞为首,多为制片方和发行方的高层,制作人玛丽亚·希尔也在。演职人员之中,只有他和导演菲尔·科尔森受邀出席。电影放映的是终剪版本,只是没有加上片头的logo以及片尾的字幕,其余都与三个月后即将在影院上线的一模一样。会议室里有一套最新的投影设备,放映效果很好,当两个小时之后,窗帘拉开,光线洒入房间,满堂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愉悦的交谈,唯独斯蒂夫泪流满面。他忽然想起了巴基的话,想起他曾经说过,即使有一天,现实中的两人分道扬镳,故事里的他们却可以永恒,电影留住了两个角色之间无法说出口的爱,电影里的他们永远是完美的。

突然之间他就理解了,理解了巴基当时的心情,他想就是从那一刻起,他们其实已经站在了分手的边缘。

 

“恭喜你,斯蒂夫,实在是太出色了!对了,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尼克·弗瑞在结束时握紧他的手。这个好莱坞最精明的商人用可以看穿一切的目光盯着他的脸,若有所指。自从得到奥斯卡提名,在整个颁奖季后期,斯蒂夫都以“身体不适”为挡箭牌,几乎躲过了所有公开场合。起初媒体还想炒作一点内幕,可是他在金球奖现身时那憔悴的神色竟然连妆都掩不住,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斯科特·朗的团队趁机发通稿澄清,大众也就顺理成章接受了斯蒂夫的确是累病了的解释。

“多谢关心。”斯蒂夫不卑不亢答道,他当然知道尼克·弗瑞从来不属于“大众”的一分子。

“真可惜,我原先想把你们两个都请来的,可是巴恩斯说他已另有安排,他在上表演课,不方便临时请假。”弗瑞又道。

“巴基一向爱他的事业胜过一切,”斯蒂夫平静回答,他都不相信自己竟然可以表现得如此完美,“他是个难得的好演员。”

“是啊,他的确非常出色,你们两个简直难分伯仲……其实,做后期的时候也有人提出来,是不是该削剪他的戏份,这样片子可能会更加主次分明,更加符合好莱坞的经典模式……”

“你们不能那么做!你们不能毁掉我们的电影!”斯蒂夫毫不犹豫打断他的话。

“别急啊,斯蒂夫,别急,”尼克·弗瑞呵呵笑,“我还没说完呢,只是有人这么想罢了,我是不会同意的。事实上你们两个表现得那么好,多剪掉一帧都是在犯罪。”

斯蒂夫暗暗松一口气,他很明白尼克·弗瑞正在非常隐晦地向他表达不满。他当然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尼克·弗瑞知道好莱坞的一切。斯蒂夫毫不怀疑,假如他和巴基之间的问题始终无法解决,或者当真闹出什么大乱子,尼克·弗瑞绝对会果断丢车保帅,对这部电影大动剪刀。他突然觉得疲惫,突然对这种拐弯抹角的敲打烦腻透顶,于是径直回答:“尼克,我们分手了,你知道的吧?不用担心,我和巴基都是非常专业的演员,我们都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无论是在荧幕上还是在现实中。”

弗瑞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抬手试图拍拍斯蒂夫的肩膀,却被斯蒂夫不着痕迹侧身避过。斯蒂夫严肃地将话说完:“我们会做好我们的事,也请你做好你的,为了这部电影。”

“当然,”尼克·弗瑞点头,“这是部好电影,我们利益一致。”

在离开西好莱坞回山庄的路上,斯蒂夫背靠座椅,闭上双眼,让思维再度沉浸在影片之中。他想起最后一幕,战争结束了,终于回归故土的上尉站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站在他的中士的空坟前,苍穹之下冷雨如织,将一切悲恸都掩盖其中。斯蒂夫觉得自己的那场戏实在演得糟糕透顶——那时候的他,又哪里明白真正的“失去”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滋味呢?

 

光阴一闪即逝,斯蒂夫曾经那样期待的影片宣传期终于到来,他再一次看见了巴基。巴基瞧上去还是分别时的样子,只是略显消瘦,头发似乎比之前长了一点,他笑着和所有人打招呼,唯独躲避斯蒂夫的目光。

的确,巴基在躲着他,而所有工作人员似乎也得到了某种指示,心照不宣地刻意将两人远远隔离。即使是必须一起出席的场合,他们拿到的时间表也存在着微小差别,总是有个先来后到,永远不会在休息室里迎头碰上。在断断续续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整个剧组环游半个地球,宣发费用大把大把泼洒出去,斯蒂夫竟然完全没有找到任何和巴基独处的机会。

期间发生的值得一提的事只有那回,他在某个枯燥乏味的记者会上装作用心聆听,其实神游物外,他随手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喝了几口,浑没察觉那瓶水只有半满。直到坐在他右手边的莎伦抿着嘴冲他笑,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喝的其实是邻座巴基的水。会场里顿时响起善意的哄笑声,斯蒂夫转头望向身侧,巴基也在望着他,脸上满是尴尬,没有来得及转开的绿眼睛里有悲伤的闪光。那一刻斯蒂夫几乎想要什么都不顾了,分明坐在咫尺之外却无法握住巴基的手,对他来说无异于一场酷刑……但是他终究还是按捺住内心的冲动,他已经失去了巴基,他不能再毁了这部电影,这是他们已逝的爱情秘密的纪念碑。

 

一直到宣传期的最后一站,也许因为工作人员终于放松了警惕,他和巴基在后台的准备区不期而遇。那绝对不是适合寒暄的地方,四周乱糟糟都是人,斯蒂夫站在原地搜肠刮肚,最终只问出一句闲话:“听说你在上表演课?”巴基好像吓了一跳,用了好几秒钟才回答:“啊……是啊,戏剧表演课,还有发音课,我早就想抽空进修一下。”

“唔……你要再去百老汇演出吗?”斯蒂夫问,其实他还想要再加一句,就像是个比较熟悉的普通朋友会开的玩笑,问对方会不会送自己演出票。可是话还没出口,已听见巴基答道:“我是想演话剧来着,不过不是在百老汇,是伦敦西区,有一个大剧院的交流项目,他们挺需要一个噱头……”

斯蒂夫目瞪口呆:“你要去英国?”

“不是只有好莱坞才有戏演。”巴基微微笑。

斯蒂夫忽然焦急万分,只觉胸口砰砰乱跳,他小心翼翼询问,仿佛巴基即将出口的答案能够决定他毕生的悲喜:“你不会一去不返,对不对?”

这回巴基真的笑起来:“别傻了,斯戴维……”他叹息道。

斯蒂夫几乎在听到那个称呼的瞬间哭出来,或者干脆冲上去抱紧他,这辈子都不要松开。但他所能做的仅仅只有握住拳头,将指甲掐在掌心里,他还想说点什么,那边却已在呼唤巴基出场,巴基向他挥挥手,“祝你好运”,他说。于是斯蒂夫也只好硬邦邦回答:“你也是。”他们就这样分别了,那是整个宣传期里两个人唯一一次私人性质的闲聊。宣传期一结束,甚至还没有等到正式结束,巴基在最后一场活动进行到中段的时候提前离开了,他要去赶飞往英国的航班。

三个月后,詹姆斯·巴恩斯担纲的新剧《凡人与超人》在伦敦巴比肯中心剧场正式开演,不知道在那里,会不会也有人在他的化妆间里堆满红玫瑰。斯蒂夫没在英国媒体的报道中读到“巴基”这个绰号,也许英国人无法理解这种纯美式的幽默感,亦或者巴基只是想要重新开始而已。

斯蒂夫真的很想去看这部以演出难度著称的萧伯纳的名剧,甚至有一次已经买好了机票,但最终还是退掉了,因为实在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在大洋彼岸现身的理由;而且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再度遇见巴基时将会做出怎样不理智的事。所以直到演出季结束,《凡人与超人》最终赢得了满堂喝彩,他依旧没能亲眼目睹,斯蒂夫·罗格斯觉得这是自己作为巴基粉丝的毕生遗憾。

 

那时候他和巴基共同合作的影片全球票房已经超过了六亿美元,以战争类题材来说,这成绩简直可以说是一飞冲天、大爆特爆。尼克·弗瑞固然赚了个盆满钵满,斯蒂夫自己的片酬无疑也水涨船高。

“提前恭喜你进入两千万俱乐部,”托尼·斯塔克信心满满地告诉他,“下一部片子我至少会帮你叫到两千万片酬的,再加百分之十分成。”

斯蒂夫对托尼表示感谢,内心中却并无多少欢喜之意,这些日子以来他和托尼的关系有所好转,但两个人都很明白,他们之间终究只剩下专业合作,再也无法回到最初。

日子浑浑噩噩走到年尾,又是一年的圣诞节,斯蒂夫实在恨极了圣诞节。他突然开始发疯一般工作,简直像是想要弥补之前空白的大半年时光那样。他出席各种颁奖典礼和慈善派对,接受学院的邀请为奥斯卡最佳女配角颁奖,只恨不得用工作把一天之中的24个小时统统填满。他越来越少回到比弗利山庄的大宅,到了十二月,更是长期在山下的希尔顿酒店包了个套间。连斯蒂夫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是不是在内心中隐隐希望着,希望某一天在某个无聊到极点的社交场合,自己一转身能够在庸俗乏味的人群中看到巴基,毕竟这个圈子是这么的小。他的确梦到过那场景,梦的内容依稀或忘,只记得梦醒后被泪水打湿的枕头冷得像冰。

最终他没能遇见巴基,但却遇见了一个与巴基有七分相像的男人。

 

那是个格调并不算高的酒会,主题斯蒂夫完全不记得,也可以说他从来就没有关注过,反正他去那里也只是为了打发漫漫长夜。那男人站在香槟台边上,和一个斯蒂夫隐约觉得眼熟的圈内人正谈到投契。他的头发比巴基要浅些,个子可能要矮一点,年纪也只有二十出头,但那副典型的东欧相貌与碧绿的眼瞳瞬间就吸引了斯蒂夫的目光。在斯蒂夫真正明白自己正在干什么之前,他已经和那个男人一起走到露台上聊起天来。或者说,是那个男人单方面在滔滔不绝,而斯蒂夫只用一半心思“嗯嗯啊啊”回应着,另一半始终魂游天外,想要从面前这张脸上看出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原来你不怎么爱说话啊,斯蒂夫?”那家伙对他眨着眼。

斯蒂夫悚然一惊,直到此刻他才发觉对方原来一直在和自己调情。

那家伙的目光娴熟地停在他脸上,忽然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斯蒂夫知道他想要他吻他,知道这就是斯塔克常用轻蔑的语气谈起的“漂亮宠物”,知道只要自己愿意,今天晚上绝对可以不再孤枕难眠。

一瞬间那诱惑竟然显得如此甘美,如此令人无法抵挡。他猜他可以将这个人当成巴基,毕竟他们是如此相像,而这个人也不会真正在乎他怎么想。那么在天亮之前,他可以做个美梦,假装此生挚爱仍在身旁。

他当然可以这么做,这不会伤害任何人,甚至连托尼·斯塔克知道了都会点头赞同,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事先和托尼打个招呼,让后续发展全部处于他的监控之下。托尼会说什么呢?他大概只会笑着告诉他:“早该如此了,伙计,你早该学会给自己找点安全的乐子。”

 

那个男人见他迟迟不行动,终于也显出了几分尴尬,目光从他脸上移开,飘落在他胸口。

“这领针是纪梵希今年的限量款吧?和你很相配。”那男人半是认真恭维半是开始没话找话。

斯蒂夫垂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一排烟玉和一颗大钻在那里闪着光,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戴的领针是什么牌子,这么搭配也和他的眼光全无关系,纯属造型师的选择罢了。

忽然之间,斯蒂夫就想到了该如何结束这场尴尬的对话,他抬手将领针取下,放在旁边的栏杆上,然后对那男人说:“谢谢你好心陪我聊天,今天晚上很愉快,不过我的领针不小心掉了,这会儿要去大厅里找一找,恕我先告辞。”

那男人的眼中猛地爆出星芒,他看看栏杆上昂贵的饰物,又看看斯蒂夫,显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至少他自以为明白了。

“你人太好了,真是个甜心,”他雀跃的声音里简直像是装着蜜,令斯蒂夫感觉无端痛苦的是,那声音听起来似乎也有点像巴基,“想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好吗?亲爱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你放心,我是个聪明人。”

他将一张名片轻轻插在斯蒂夫的西装口袋里。

斯蒂夫冲他笑了笑,转身离开露台走进大厅,又径直穿过那群红男绿女出门去。步下台阶的时候,他随手将那张名片掏出来,看也不看地撕成两半,丢在转角的垃圾桶里。

他再也没有去过类似的场合,斯蒂夫已然想明白了,自己并不是在那种地方遇见巴基的,当然注定不会在那里再一次找到他。

——非得是他不可。

没办法,斯蒂夫·罗格斯就是这么一个认死理的木头脑袋。


评论(34)

热度(240)

  1. 生如夏沙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