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黑脑洞/叉冬】玩命死神(Beat the reaper)


【你们点的这些赞让我亚历山大,纯脑洞啊真的,管杀不管埋】

-1-

 

布洛克·朗姆洛从满是爆炸与火焰的噩梦中惊醒,只感觉旧伤隐隐痕痒,而下身硬得发疼。

他一骨碌爬起身,赤脚走到窗前,小心翼翼将厚重的遮光帘扒开一条细缝,窗外已然天光大亮。

他弯腰旋开望远镜的盖子,闭上左眼凑上前细瞧,一个男人的侧脸很快出现在视野中心。那家伙穿着身湖蓝色的毛衫,牛仔裤搭配长风衣,正站在自家门外和晨跑的邻居打招呼,显然刚要出门。

布洛克·朗姆洛死死盯着自己的猎物,嘴角忍不住向上勾起,他下意识想要呼唤他的名字,但张开嘴唇却只嘟囔了一个词:婊子。

他将手伸进了裤子里。

——此时此刻,距离詹姆斯·巴恩斯医生的第二段人生彻底灰飞烟灭还有整整24小时。

 

-2-

 

三十分钟后医生到达了急诊室,当值的多洛莉丝护士笑脸相迎:“巴恩斯医生,这么早?你看上去挺累的,别太拼命啊。”

詹姆斯·巴恩斯微笑着敷衍她,同时快速走过接诊台,装作没看懂护士小姐热切的眼神。

他来到医生办公室,反锁房门,在自己的位置上颓然坐倒,用手指按住抽疼的太阳穴。

昨夜他被乱梦缠绕,辗转反侧不得入眠,往事的鬼魂总如跗骨之蛆,在你以为终于可以忘却的时候,毫无征兆卷土重来。

 

他取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抽屉,摸出只剩小半瓶的止痛片,胡乱倒出两粒塞在嘴里干咽下去。抽屉里还有一张装在黑相框里的旧照片,某个金发碧眼的英俊男人正从玻璃后面望着他。詹姆斯的指尖自相框上轻抚而过,将之反扣过去,他的手又向内伸,直到触及一件冰凉的金属硬物为止。

 

办公桌下,詹姆斯握紧他的格洛克手枪,直到此刻,那狂乱的心跳和紧绷的神经才稍稍平复。他闭上眼睛假寐,等待药效发作。


评论(11)

热度(63)

  1. 忍冬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