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10)

 【1】——【9】【10】【11】

同时在写《吾血》番外,所以周中只有一更,下更周六,抱歉。

——————————————————————


-10-

 

1月13日晚,巴基在剧团的排练中请了假,早早回到公寓收看金球奖颁奖典礼的实况转播,娜塔莎恰巧在这时联络他,问他今晚几点结束,她要来对接近期工作。巴基想了想,告诉她他已经到家了。

“……你竟然会看红毯?”娜塔莎熟门熟路走进公寓,一眼就瞟见了打开的电视机,疑惑问道,不过瞬间就恍然大悟,“我真傻,你当然会看的,是不是?你该早点提醒我,我就会带爆米花来,而不是咖啡外卖。”

“闭嘴吧,小娜,别让我后悔叫你来。”巴基从她手里抄过纸袋。

娜塔莎轻佻地吹出一声口哨:“有人害羞了?”她大笑,“上帝啊,你真的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詹姆斯·巴恩斯吗?”

“闭嘴,”巴基威胁她,“否则我就不告诉你橱柜里还有一袋爆米花。”

 

等他们盘着腿在沙发上坐定,红毯秀已经正式开始了。主持人南希穿着银色的华伦天奴短裙,正在依次采访到场嘉宾。娜塔莎一边往嘴里大把大把塞着微波炉刚刚爆出来的焦糖爆米花,一边各种毒舌。

“天哪,里奥纳多怎么胖成这样了!真难想象他曾是我少女时代的梦中情人……詹姆斯,你要是像他那样管不住嘴我发誓我一定蹬了你。”

听了这话,巴基刚送进嘴里的一勺香草冰淇淋就有点咽不下去。“你这煞风景的家伙,”他含着冰淇淋抱怨道。

恰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了特别提示音。

——S.G.R:告诉我你在看,Jerk

巴基勾起嘴角,用最快的速度回复:“Yep.”

而就在几分钟后,身边的娜塔莎喊叫起来:“快看!他过来了!”

是的,斯蒂夫·罗格斯出现在了镜头里。今天他穿着一件黑丝绒面的窄身西装,搭配奶油色宽领结,金发妥帖地向后梳理,打着定型蜡。他没有带女伴,手中却拿着一朵火红的玫瑰花蕾。

巴基在电视机前呆住了。

“喔!”红毯主持人南希迎上前,她果然也对他的花大感兴趣,“这难道是送给我的吗,罗格斯?”她冲他夸张地眨眼。

“真抱歉,漂亮的女士,这可不能送你,我今天还要靠它求婚呢……”斯蒂夫对着话筒回答,露出了他迷倒万千粉丝的招牌笑容。

“哇噢!真的吗?”看得出来,南希这会儿的惊讶绝对不是事先串通好的梗,她货真价实激动起来。而在遥远的纽约城,在布鲁克林小小的公寓里,娜塔莎手中一把爆米花掉得满沙发都是,她不可置信地张大嘴,艰难扭头望向身边的巴基。

巴基已经彻底化成了一尊僵硬的石雕。

“……开个玩笑,请别在意,”幸好红毯上的斯蒂夫·罗格斯继续说道,“只不过是我的设计师临时决定加点配色。”说着,他将那枚花蕾举起来放在唇边,面对摄影机深情地吻了一下,然后插在自己胸前的口袋中——当然,这一切动作瞬间成了场内焦点,然后在电视转播和网络的加持下,几分钟内传遍了整个世界。

“天哪,罗格斯,你可真是个坏家伙!”主持人一怔,随即咯咯笑起来,“差点骗到我了,还有这会儿正在看我们红毯秀的几千万观众,我们差点就信以为真!”

接下来还有两个例行的红毯问题:你的礼服是什么牌子?你的新电影怎么样?不过对此无论是巴基还是娜塔莎全都充耳不闻。直到斯蒂夫·罗格斯结束了红毯环节,步入希尔顿酒店,彻底消失在镜头里,他们两个还没有从这个突发状况中醒过神来。

 

“……詹姆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过了好一会儿,娜塔莎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巴基没回答。

“他妈的他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以为他真的要跟你求婚了!当着全球观众的面出柜,我操!那朵花,那个吻,他是特意做给你看的,对不对?”

巴基艰难点头。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搞的?从你们第一次睡开始算,这都快有一年了吧?怎么还跟对脑残高中生一样发神经?罗格斯的公关都疯了吗?你们两个真的……真的太不正常了!”

巴基猛地站起身,膝头那盒半融化的香草冰淇淋骨碌碌滚到了地板上,拖出一路污迹。他对娜塔莎露出了罕有的强硬态度:“我怎么知道?”他几乎在对她喊,“是你劝我接受的,我告诉过你他脑子有问题!”

而你也有问题,你已彻底沉溺其中,你放任这一切发生——与此同时,巴基的内心中有个声音冷冷责备。

娜塔莎一时语塞,她的眉毛跳了跳。“我……”她努力分辩,“我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这太不寻常了……也许真是我的错,我不够专业,但是这实在是……”

巴基长长呼出一口气,他蹲下身收拾黏哒哒的冰淇淋盒子:“不,小娜,是我不够专业。”他告诉她。

娜塔莎罕有地默不吭声。

 

等巴基处理完满地狼藉坐回沙发上,娜塔莎关掉了电视机,显然此刻他们都没什么心情去关注毫无利益关系的颁奖典礼。

“……詹姆斯,你很开心是吧……和他在一起?”娜塔莎轻声问。

“是,也许……太开心了。”巴基苦笑。

“别这样,开心总是好事。”娜塔莎说,“所以你……真的爱上他了,是不是?”

“……我不知道。”巴基抿了抿嘴唇,反问她,“你了解我的,小娜,你觉得我还会爱上什么人吗?”

“为什么不会?”娜塔莎不假思索回答,“如果我们两人之间还有一个能好好去爱的话,那肯定是你不是我。”

“你在嘲笑我?”

“不,当然不了,”娜塔莎摇头,“我在为你担心。”

“你不必为我担心,我能处理好——也许不是现在,但我肯定会处理好的。我们只是……我们只是聚少离多,说实话我们才做了两次而已,况且这他妈的很可能还是斯蒂夫的初恋,所以他才没那么容易厌倦,至少现在还没厌倦,但是总有一天……”

“打住,詹姆斯,打住!你觉得我担心你只是在催你快点结束这段关系?才不是呢!我现在不是作为你的经理人在规划你的职业生涯,我担心你只不过因为……因为操他妈的你也许是全世界最烂的基佬前男友,但你是个好人,我喜欢你!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如果你改变了主意我们就该着手准备B计划……”

“不需要什么B计划,等一切回到正轨我就会开开心心了。”巴基打断她。

“你确定吗?你当真这么认为?”

当然——巴基想要如此回答,他想斩钉截铁告诉娜塔莎,所谓爱情,不过是漫过沙滩的潮汐,而再汹涌的浪也有退去之时。也许两年,或者三年,当冲动过去,当两人之间的关系亲近到足够看清对方身上每一个细小的缺点,他们总会厌倦彼此,斯蒂夫终究会明白分手对两人都好——对所有人都好。到那时他们就能退回那条安全线之后,做一对勾肩搭背惺惺相惜的好朋友。在好莱坞,做斯蒂夫·罗格斯的朋友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把这些辩驳说出口,他甚至没办法冷静思考这种未来。

所以巴基只好拒绝解释:“是的。我确定。”他硬生生中断了对话。

 

那天夜里,娜塔莎离开之后,巴基断断续续收到了好几条信息:

——S.G.R:惊喜吗?

——S.G.R:我被骂惨了,这会儿正躲在厕所里给你发消息呢。

——S.G.R:?

——S.G.R:……巴基,怎么了?

——S.G.R:萨姆说你肯定生我气了,真的吗?

他傻愣愣盯着屏幕半小时,最后一条也没有回复。

 

第二天是星期一,恰逢剧团的例行休息日,巴基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临近晚饭时,他接到了斯蒂夫·罗格斯的电话。

铃声在闭塞的空间内萦绕不绝,巴基开始认真考虑如果他拒绝接听会发生什么事?毕竟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回复短信。他发誓自己并不是在生气,只是……单纯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的,和斯蒂夫在一起很快乐,实在是太快乐了,快乐到他几乎忘记了他们的恋爱游戏只存在于一间纸房子里,现实的凄风冷雨随时都会破门而入。

铃声停歇,然后半分钟后又锲而不舍地响起来。巴基叹口气,终究拿起了电话。

“嗨……你好吗?”斯蒂夫的声音传出,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挺好的。”巴基回答。至少目前为止,他的确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这并不算谎话。

“我……嗯……我其实只是想逗你开心,真的!”斯蒂夫的语气几乎像是个委屈的大男孩儿。

刹那间,巴基恨不得狠狠骂他一顿,但同时内心深处却又有个小小角落彻底软下去,直至化成了水。他不能欺骗自己,在电视机前,当他真的以为斯蒂夫想要当众出柜然后求婚的那个瞬间,除了深入骨髓的惊恐之外,也并非完全没有小小的毫无理智的喜悦存在。他在期待他不该期待的东西,他放任这一切发生。

“……别再这样做了,别做任何有可能把我们两人置于危险之中的蠢事,算我求你了,行不行?”末了,他只觉虚弱无力,他也只能这么说,他只有祈祷他会明白。面对斯蒂夫·罗格斯,似乎他所有的原则性都会莫名其妙消失无踪,他是真的对他束手无策。

“当然,我答应你,巴基,请原谅我。”斯蒂夫迫不及待承诺,顿了顿又加上一句,“那个……其实我马上要出门,还有件事,昨天斯塔克气疯了,所以如果他找你麻烦,千万不要理他,告诉我,我会处理的。”

——你这永远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的混蛋!为什么世界在你眼中会是如此单纯?为什么你竟……天真到几乎令我恨你?

巴基又好气又爱怜地想着。

“……再见,巴基,我真的必须走了,记得回短信。我爱你。”斯蒂夫断开了通话。

巴基握着手机颓然坐进沙发里,他很明白,无论他对娜塔莎如何嘴硬,事实是这段关系早已失控,早已不在他的掌握之中。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他该怎么办?难道真的随波逐流醉生梦死快乐一天算一天,直到命运发给他下一张牌逼他面对现实为止?还是早点悬崖勒马壮士断腕……他没办法想下去了,他明白其实根本没有“还是”,早就没有了第二条路,他已经陷进去了。

他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评论(14)

热度(252)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