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9)

 【1】【2】【3】【4】【5】【6】【7】【8】【9】【10】

——————————————————————

一丁点儿肉汤


-9-

 

凌晨五点五十,巴基被房间里来回的脚步声吵醒,他睁开眼睛爬起身,看见斯蒂夫站在卧室门口,已经衣着整齐。

“我要走了,巴基,天还早,你继续睡吧。”他对他说。

巴基打了个哈欠,从床头抓起一件睡衣披在赤裸的肩头:“你永远这么忙?”他问。

斯蒂夫露出歉疚的表情:“不是的,不过最近特别特别忙。”

“我知道的,奥斯卡。”巴基说。

“对,我今年上档的是商业片,肯定没戏了;不过对刚拍完的那部人物传记,老尼克抱有很高的期望,很多公关工作从今年就要开始铺垫。我不是在抱怨什么,但说实话不算今晚的话,从十月开始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我想颁奖季结束就会好很多,不过那时候你的舞台剧又要开始了,连演三个月……”

“没关系,我们六月又要一起工作了,到时候剧组见。”巴基说。

“那太遥远了,”斯蒂夫叹息道,“但很遗憾我现在什么都保证不了……再见,亲爱的。”他对他说。

“再见,斯蒂夫。”巴基回答。

斯蒂夫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沉默着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终于迈步走向门口,却又忽然折回来,进到卧室内,穿着西裤的腿跪在床边,俯身给了他一个吻。

“想让你知道我真的舍不得走,”他抱怨着,“今晚太短了,这真不公平。”

巴基坐在床上回吻他:“去吧,不想开学的小男孩儿。”

两个人又脸对脸咯咯傻笑起来。

笑声渐歇,斯蒂夫忽然问:“巴基,你觉得我这会儿去星巴克会被认出来吗?”

巴基简直笑得停不下来。

 

斯蒂夫走后,他翻来覆去再也无法入睡,索性爬起来洗澡,再换掉惨不忍睹的床品,最后拉开百叶窗,纽约的天空已经变成了灰白色,清晨即将到来。他穿上干净的便服坐到书桌前,开始看那本读到一半的《在路上》,神奇得很,好多天以来无法安放的情绪忽然一一归位,他只觉怀中一片平和安宁,思路敏锐而清晰,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这就是性需求得到满足的结果吗?

巴基把打开的书拍到脸上,然后在纸页后面微笑。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巴基一怔,下意识地去看手机,果然有一条之前因为太过专注阅读错过的新消息,他打开看了一眼,笑容真正在唇边绽放开来。

——S.G.R:我忘拿二十美元了。

门外不是斯蒂夫·罗格斯,而是个身形高挑的非裔男子,相貌堪称英俊。他手里拎着星巴克的纸袋,径直递到他面前:“你的外卖,冰美式不加糖奶,放很多很多冰。”

那人分明板着一张脸,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嗨,萨姆对吗?”巴基接过咖啡,非常自然地和他打招呼,“想要进来聊聊吗?”

来人显然没有料到这个邀请,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把脚迈到门内。他向他伸出手,自我介绍:“萨姆·威尔逊,很高兴认识你。”

巴基握住他的手:“詹姆斯·巴恩斯,不过好像大家都喜欢叫我巴基,我们应该在片场打过照面的。”

“的确如此。”萨姆点头,他开始谨慎又不显失礼的打量整个房间。巴基忽然有点庆幸自己把卧室的门关上了,至于起居室和书房,看上去还是蛮像样子的。

“请随便坐吧,”他招呼他,“我以为你会一直跟着斯蒂夫。”

“我把他送到机场了,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圣诞假期,在洛杉矶那边有斯科特陪他。”萨姆·威尔逊回答。

“他的经理人是吗?”巴基随口道。

“是的,看来你挺了解的。”

“斯蒂夫有提过,”巴基无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喝茶吗?抱歉,我不开火,屋里只有饮料是齐全的。”

“不了,”萨姆连忙摆手,“我马上就走……说实话,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你想象的什么样?”巴基挑眉。

“更……嗯……更普通一点。”萨姆斟酌着说道。

“普通?难道我不普通?”巴基觉得他的措辞很有意思。

“我是指更年轻、更精于修饰,更习惯刷他的卡,而不是指挥他跑腿买咖啡的那种‘普通’。”萨姆直率回答。

巴基大笑,他开始喜欢面前这个家伙了,他想他知道了斯蒂夫为什么把萨姆当作真正的朋友而非单纯的雇员。“也许只不过因为他没有给我他的卡,”他故意说。

“其实他专门为你办了张副卡,还是半年前我给银行打的电话,不过那卡现在还丢在洛杉矶他卧室的抽屉里呢,我问过他为什么不送出去,他说因为他被甩了。”

“真抱歉,我实在太老了,”巴基不禁莞尔,“当不了掘金男孩儿,我比他还大一岁呢。”

萨姆也笑了:“可是说实话,斯塔克宁愿斯蒂夫找十个掘金男孩儿天天开滥交派对,也不愿意他找你这种‘普通’人,他抱怨了好多次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可真让他愁坏了。”

“斯塔克?”

“怎么,斯蒂夫没和你提起过?”

“还真没有。他经常说起你,说你是他的朋友,还说你恨我,哈哈……他也提过斯科特,但他没有讲过斯塔克——等等,斯塔克?斯塔克经纪公司的托尼·斯塔克?”

“还能有谁?”萨姆说。

“我想也是,”巴基点头,无奈地耸了耸肩,“看来我又不知不觉间得罪了一个好莱坞的大人物,这可真是太酷了,对么?”

萨姆没有即刻接话,他的眼睛显然在探寻地望着他。

“似乎你不是……嗯……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他试探着问。

“似乎我没有对斯蒂夫死心塌地?还是似乎我没有对他的钱死心塌地?所以你也在想,这家伙到底什么企图,他究竟想从斯蒂夫·罗格斯身上得到什么,是不是?”巴基尖刻反驳。话一开口连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其间蕴含的怒意显然比他以为的要多得多。

“对不起,我冒犯你了。”萨姆立刻道歉。

巴基长舒一口气,伸手理了理头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抱歉,萨姆,我不该对你说这些——你或者任何人,你们当然有权这么想。但你看到了,我有些压力……因为斯蒂夫,我的生活简直一团乱。”

“不,是我不该说这些,”萨姆果断摇头,“我多管闲事了,但是……希望你知道,斯蒂夫是个好人,在这个好莱坞,能用‘好人’这个词来形容的,也许也只有他了。”

“我知道这一点,”巴基点头,“他的确是个好人——而你是个好朋友。”

他们的手再次握在一起。

“那现在还恨我吗?”巴基忽然问。

萨姆大笑起来:“我有点开始明白他为什么对你那么着迷了,巴基——我能叫你巴基吗?”

“当然,我不是已经叫你萨姆了?不过能透露这个秘密吗?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我。”

“你们俩很像,在某些地方……我说不清楚,但真的有点像。”

“这……那我可不敢恭维你的判断力。”

“哈哈,真的很像,总有一天你会这么觉得的,相信我。”萨姆说。

 

萨姆·威尔逊走后,巴基·巴恩斯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正轨。他不止读完了《在路上》,还一气读了许多“垮掉一代”的作品,他手机里的歌单全部换成了猫王。他开始进入角色,一层一层将自己的外壳剥掉,套上幻想的、虚假的人格。这是整个表演过程中,他最最喜欢的一部分,仿佛自己在逐渐变成另外一个人,能够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行走在这癫狂的尘世间。

12月23日,他独自回到母亲的家,与母亲、继父以及妹妹贝卡一起过圣诞节。

“嗨,亲爱的,我还以为你今年总算会带女朋友回来呢。”圣诞晚餐分火鸡的时候,母亲打趣他。

“巴基你没人要了吗?”妹妹贝卡更是直言不讳。

巴基又好气又好笑,用叉子柄戳了一下妹妹的胳膊肘。“你才没人要,”他冲她扮鬼脸。

“我和我的钢琴结婚了。”比他小十岁的贝卡满脸不在乎。

“那我也和我的工作结婚了。”巴基告诉她。

“如果我也像这样,根本就不会生出你们两个来。”巴基的妈妈忍不住叹气,而桌子另一边,那对兄妹已经用餐具打起了小小的战争。

“詹姆斯,这次你什么时候走?”继父笑看这一幕,问他。

“明天吧,”巴基回答。

“这么早?”妈妈放下了手里的餐刀,“你不是二月才开始演话剧吗?”

“总要先排练的啊,圣诞节后剧团就要集合了……我会送你们首演的票。贝卡,送你两张,除了钢琴,你可以随便带谁来。”

回答他的是妹妹隔空丢过来的白眼,餐桌上的气氛再度其乐融融——至少从表面上看,所有人都在尽力想要让它其乐融融。

 

夜里,巴基回到楼上自己童年时的小房间里睡觉,洗完澡后照例刷一遍手机。毫不意外的,斯蒂夫·罗格斯的消息已经等在那里了。

——S.G.R:圣诞快乐。我觉得今天晚上还凑在一起开派对的这些人是全世界最可怜的家伙。

巴基轻咬下唇,忽略了这个没有办法回答的牢骚话,大概只有斯蒂夫真心诚意认为比弗利山庄那个名利场里装满了可怜鬼。他键入“我会在金球奖看到你吗?”

斯蒂夫的回复比想象中快得多:“他们请我颁奖了,最佳动画电影。”

紧接着又是一条:“答应我你会看红毯。”

——J.B.B:哈!想让我瞧瞧你有多帅?

——S.G.R:是啊。我都不敢看我这几个月的置装费账单,这一切总要物有所值。

——J.B.B: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得意啊?你这自大狂!

——S.G.R:谢谢夸奖。

——J.B.B:滚吧,我要睡觉了。

——S.G.R:我想抱着你一起睡。你知道吗?我现在笑得脸都要抽筋了,我不得不在脑子里想象你此刻躺在床上的样子来提振精神。

巴基对着手机屏幕哑然失笑,因为他也在想象斯蒂夫游弋于那满是俊男美女和各类大人物的奢华派对之中,一边疲于应对,一边躲在餐桌下面给他发短信的样子。

肉汤一点点


巴基在黑暗里笑了好久,骤然生出恶作剧的冲动。他伸手从床边拿起手机,忽略斯蒂夫发来的又一条抱怨信息,他径直开始打字:

——J.B.B:刚才我对着你的照片打出来了,就是你维基百科人物相册里年代最早的那张,我喜欢你瘦巴巴的小胳膊。我很好奇,这么多年你除了身高和肌肉,其他地方长大了没有?

天哪!他竟然还说斯蒂夫幼稚!

巴基快速按下“发送”,试图想象另一边接收消息的斯蒂夫会是什么反应。然后带着邪恶的微笑,很快进入了梦乡。

评论(22)

热度(253)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