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16)

 【1】——【15】【16】【17】

————————————————

别怕,这章很安全

————————————————


-16-

 

巴基·巴恩斯早就知道那一天总会到来,那只靴子终究会落地,人不可能永恒幸运。他早就知道。

但是爱情这东西,就像是戒不掉的瘾,越沉溺其间你就中毒越深,就算分明知道自己正一步一步走向悬崖,也只能闭上眼睛这么走下去了,完全无法自拔。

 

到后来,连娜塔莎也不免忧心忡忡。

“詹姆斯,”她满脸担心的望着巴基,“我真的开始后悔了,我应该阻止你的,你们发展到现在这样的确……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也许我当初真的做错了。”

“没事,小娜,我说过了,这不是你的问题,”巴基温柔地向她微笑,俯下身亲了亲她的额角,“错的是我。我知道不该这样,这很危险,但我就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你看,我……我陷进去了。”

娜塔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此时此刻她明白一切都已经毫无用处。于是她只好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祝你好运,傻瓜,”她在他耳边叹息道,“小心点,尽量别出门。”

“放心,我会藏得好好的。”巴基保证。

 

10月10日,他告别娜塔莎,坐上了纽约飞洛杉矶的航班,这一次却不是为了工作。尽管心中有一百一千种担忧,可他就是没有办法拒绝斯蒂夫的邀约。他想他,每一天每一夜,几乎只要稍有空闲就会去想,简直就像是真的把半颗心丢在了他身边。

——S.G.R:工作已结束,目前在LA,暂时走不开。我20号就要开始跑颁奖季了,今年只会比去年更忙,恐怕真的没办法抽出时间和你见面,可是我真的好想你……所以,巴基,如果方便的话,你能过来看我吗?

他将这条已经反复读过无数次的短信再看了一遍,然后敲出回复,是一个航班号和到达时间。

真的,已经无法回头了,把一切交给上帝来安排吧。巴基叹息着关闭手机,将身体向后倚在座椅靠背上,系紧了安全带。

六个半小时后,飞机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而手机刚打开就接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S.T.W:我是萨姆·威尔逊,第四航厦第三出口接你。

 

“抱歉,又给你增添额外工作量。”这是坐进车子里之后,巴基说的第一句话。

萨姆卸掉墨镜,耸了耸肩:“别在意,斯蒂夫绝对算是很好搞定的老板,而且他给我涨工资了。”

虽然内心犹有忐忑,可巴基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有点想把娜塔莎介绍给萨姆认识,他俩一定有的聊。车子启动,开出机场,开向比弗利山区,他转头望向窗外,加州的蓝天一碧如洗,飘着朵朵白云,令人心旷神怡。

“最近我和斯科特都住在斯蒂夫那里,我们会帮你俩打掩护的,小心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只要看着斯蒂夫,别让他兴奋到爆炸就好。”萨姆继续吐槽。

“呵,我还担心斯蒂夫会跑来接我呢。”巴基说。

“他想来的,不过被拦住了,这会儿估计在屋里发疯呢吧?等到了你就知道了。”萨姆说。

 

斯蒂夫买的房子坐落在比弗利山的半山腰,按照好莱坞不成文的“咖位越高房子越靠近山顶”这个潜规则,他的选择堪称低调。房子是一栋两层的经典殖民地风格建筑,左右两翼有环廊和裙楼相连,前院与后院都十分宽敞,四周密密种着一圈景观树,基本保证狗仔不会有任何好的偷拍角度。

尽管如此,萨姆也一直把车子开到裙楼的车库中,才让巴基下车。“有一次我们发现天上有无人机,”他向巴基解释自己的谨慎,“虽然后来证明不是针对斯蒂夫的,也把大家吓得不轻,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妙。”

“这里允许使用无人机?”巴基也吓了一跳。依照他的理解,这种手段即使是狗仔们使用,也远远过了界。

“按道理说当然不行啦,不过总有人铤而走险,”萨姆回答,“你知道,上次那个谁谁出轨闹离婚的事儿实在动静太大,整个好莱坞都轰动了。他当时就住在这条路往上走不远的那栋房子里,当然现在搬走了,所以我们被殃及池鱼。”

巴基沉默。

“别担心,”萨姆也发现这个话题实在不怎么令人愉快,于是他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安慰道,“那是特殊情况而已,就那么一次。而且斯蒂夫说实话,活得真心挺……乏味的,所以狗仔没理由长期盯这里,他们也不傻。”

 

两个人一边随意聊八卦,一边顺着环廊往主宅走去,忽然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萨姆努了努嘴:“来了。”他说。

巴基转头,看见一只大约两岁大的金毛犬转过环廊拐角向自己跑来,后面跟着它金色头发的主人,两者之间有一种谜一样的相似。大金毛吐着舌头扑到萨姆腿上,而他的主人则直接将巴基抱了个满怀。

“嘿嘿,美人儿,咱们走,别在这儿当电灯泡了。”萨姆和狗狗说话的声音响在耳边,巴基简直尴尬得要命,无奈斯蒂夫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你可太坏了,搞什么突然袭击?真该早点告诉我。”斯蒂夫埋怨着。

“临时起意给你个惊喜。”巴基回答。

斯蒂夫傻笑起来,而这笑容很快就传染到了他,他们两个就那么紧紧拥抱着,只是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真是没办法。直到萨姆带着狗狗走得没影了,巴基才掐了一把斯蒂夫的腰:“不带我转转你家?”他问,“你的基本社交礼貌呢,罗格斯?”

“只想带你去我床上,我的床绝对比你的舒服。”斯蒂夫叹息着,张口在巴基脖颈边轻轻咬了一下。

 

他们当然没立刻上床去,还不至于那么着急对不对?“晚上一起吃个便饭,算是欢迎你来,斯科特、萨姆,就咱们四个,你还没见过斯科特吧?他人挺好的。”斯蒂夫说。

“出去吃?还是算了吧!”巴基必须承认自己已经有点神经过敏。

“不啊,就在家里吃。”

“你家厨师做的吗?”巴基随口问,这房子倒是住得下,像斯蒂夫这种咖位的影星常年养着三四十人的服务团队倒也是常态。

“是啊,”斯蒂夫呵呵笑,“我家大厨就是我,我妈传给我一本秘密食谱,包你满意。”

巴基惊讶地不由停下了脚步:“你还真是总能给我惊喜啊,罗格斯。”

“多着呢,”斯蒂夫耸耸肩,“我向你保证,多着呢,你还有待发掘。”

 

的确“有待发掘”,巴基不由感叹。斯蒂夫·罗格斯就像是一本有趣的书,你打开的每一页都有崭新的引人入胜的情节发展。他得承认,最初他被他吸引时,最重要的当然是他的脸、他的金发大胸、他常常浮现在耳朵尖的可爱红潮以及他身上闪闪发亮的巨星光环,但渐渐就不是了,至少不仅仅是这些了。即便在这个死气沉沉光怪陆离的好莱坞,斯蒂夫也能活得那样坚定、勇敢、坦率以及真诚,那样竭尽全力并且信心十足的做自己,甚至连他的天真幼稚和任性执拗好像也全都变成了优点,巴基完全无法想象有谁能够抵挡这样一个男人散发出的魅力。

而此刻,站在他家里,看着他的老款网球衫和破洞牛仔裤,牛仔裤上还蹭着好多狗毛,似乎属于他的那本书又翻过了新的篇章,又增添了新的趣味,吸引你兴致盎然地继续读下去。

“真不打算带我逛逛你的房子?我可不想傻站在这里直到吃晚饭,”巴基笑着眯起眼睛,“当然,你的床可以晚点介绍给我,我想把那个惊喜保留到最后。”

 

“……这间屋子给你用,”斯蒂夫推开二楼的一扇门,里面是装潢简朴实用的客房,下午的阳光正从窗户里透进来,照亮明显刚刚铺上去的带着折痕的白床单。“我猜你会喜欢有点个人空间的,”他几乎有点小心翼翼地说,说完连忙又接了一句,“当然你要肯跟我住就最好不过。”

巴基呼出一口气,他的确需要一点私人空间,他还没准备好理直气壮入住斯蒂夫的主卧室——当然在那张床上运动的时候除外。

他扭头轻轻亲了一下斯蒂夫的脸:“你真贴心,亲爱的。”

斯蒂夫几乎为这个称呼而雀跃起来:“隔壁是更衣间,我的衣服都在那里,你需要的话直接拿;再隔壁就是我房间,我敢保证这张床真的没有我那张舒服。”

“我想也是,”巴基回答,“我打算晚上试试看。” 

 

他们说笑着,一路逛到一层的宽敞厨房,那里有个巴基没见过的身上套着围裙的男人正守在炉灶边。听见两人进来抬头招呼:“嗨,大厨,过来尝尝,你的汤好像差不多了。”

说着他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向巴基。“我是斯科特·朗,斯蒂夫的经理人。”他自我介绍。

巴基也猜到是他:“我是詹姆斯·巴恩斯,给你们添麻烦了。”他说。

“谢天谢地还没有,”斯科特笑道,“愿上帝保佑永远不会有,否则那可一定是个大麻烦。”

“是啊,愿上帝保佑。”巴基暗自叹息。他能感觉到斯科特和萨姆一样,其实对斯蒂夫与他的“不正当关系”抱持着否定的态度,但他们爱斯蒂夫,他们不仅是他的雇员还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们已经在很努力克制这种情绪了……

他努力转移话题:“今天到底是谁主厨?”

“斯蒂夫啊,”斯科特显然也发觉了自己之前那句话说的有点冒失,立刻配合着介绍,“听说你要来,他急急忙忙打发萨姆去山下买材料回来好做他的秘制浓汤。”

“我们还买了牛排,你喜欢几分熟?”站在汤锅边尝味道的斯蒂夫插嘴问。

“我是帮厨的,还负责甜品,你喜欢酸奶杯吗?”斯科特也问他。

“偷偷告诉你,他只会做酸奶杯。”斯蒂夫又插一句。

“半熟就好,我喜欢这世上一切甜品。”巴基笑起来。而此时萨姆拿着一只托盘走进厨房,上面正是片片化冻的牛排,身后则跟着垂涎欲滴的大金毛。

狗狗绕着几个男人的长腿打转,甚至好奇地跑到了巴基身边,巴基俯低身子,试探着摸了摸它的头。狗狗好脾气不躲不闪,只瞪圆了两个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

“你也叫斯蒂夫吗?”巴基笑问狗狗。

“哼,‘她’叫布隆德(blonde)。”斯蒂夫显然没有专注于他的汤。

“原来是位女士啊,你可真优雅,”巴基拍了拍狗狗的脑袋,“认识你很荣幸。”

狗狗亲热地回顶他的手,说起来真的和它的主人有点像呢。

 

四个男人和布隆德‘女士’在厨房里忙碌,直到汤煮好了,酸奶杯也进了冰箱,大厨开始煎牛排,把闲杂人等往外赶。萨姆带着狗狗去地下室取红酒,斯科特和巴基则在隔壁小餐厅里摆餐盘,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这房子里还住着谁?”巴基问。

“现在就咱们几个,”斯科特拉开餐具柜的抽屉找餐巾环,“每天早上有保洁公司过来,如果有需要也会临时雇些人,不过斯蒂夫通常喜欢一个人待着。”

巴基忽然想到,去年冬天,斯蒂夫曾把他的家称为“冷冰冰的玻璃房子”。当艳阳高照,当这里充斥着欢声笑语时的确非常可爱,但他当真无法想象夜里一个人独自住在这大的可怕的地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难怪他会有那样落寞的神情。

“你们俩平时不住这里吗?”

“萨姆有时候住这里,我家……或者我曾经的家在洛杉矶市内。”斯科特苦笑道。

“我很抱歉。”巴基下意识回答。

“那倒也没什么,好莱坞的婚姻啊……你懂的。现在我只想得到凯西的抚养权,我女儿五岁了,她真的非常非常可爱。”

“我想也是。”巴基说。的确,他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才是灯红酒绿中的常态。

 

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直到斯科特终于找到了餐巾环,把卷好的餐巾一束一束插进去,在桌面上摆好,这才开口:“对了,你没带正装来是吧?你穿斯蒂夫的可能有点大。”

“正装?的确没有。”他没道理带那个,又重又麻烦。

“那明天我带你去租一件好了,晚上是正装派对。”

“什么?”巴基停下了放盘子的动作。

“斯蒂夫还没和你说?”斯科特也很惊讶,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哎呀,看来我破坏了一个惊喜,真抱歉,拜托他告诉你时你装作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啊?”

“尼克·弗瑞家的观影派对,他只要待在山上总要热闹热闹,”斯科特回答,“半个好莱坞的大佬都会去,还有一些他喜欢的年轻人——比如斯蒂夫。”

巴基一阵恍惚,他又想起来了,在一年多以前,斯蒂夫就曾在电话里邀请过他,问他想不想去参加老尼克的宴会。那时候连娜塔莎都要被诱惑了,那时候她是怎么说的来着:“你可想好了,詹姆斯,你的经纪人这辈子也没办法把你带进那种场合去,我敢打赌只为了这个,就有大把人情愿跪下去吻罗格斯的脚。”

巴基微微闭上眼睛,几秒钟后又睁开,他想好了。

“谢谢你,斯科特,但我还是不去了。”

斯科特·朗震惊地望着他。

“既然半个好莱坞的大佬都会去,那好莱坞的所有媒体和至少一大半狗仔当然也会在那里,风险系数实在是太高了,犯不着。”

就算可能性不大,但此时他和斯蒂夫之间的关系,真的经不起一丁点儿的风浪考验,所以犯不着。

“可是……”

“我是来探望斯蒂夫的,我正在休假,所以不谈工作……谢谢你,斯科特。”他告诉他。

 

斯科特再度沉默,半晌不语。终于,他张开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恰在此时,餐厅角落传来一阵轻灵的音乐声。斯科特走过去,打开一个平板电脑,原来是房子前门的监控提醒,屏幕上,自动验证身份的安全门正徐徐开启,一辆金红相间拉风无比的法拉利跑车在门外等待驶入。看到这一幕,斯科特的脸色瞬间就改变了。

他顾不得和巴基说什么,径直跑向厨房。巴基只听见斯蒂夫“牛排还没好,急什么”的声音和斯科特透着焦急的汇报:“斯蒂夫,那个……斯塔克来了。”他说。


评论(13)

热度(213)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