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18)

【1】——【17】【18】【19】

————————————————

刀子到来前最后一章甜,我猜你们想知道这个

————————————————

-18-

 

那一天,当斯塔克的金红超跑怒气冲冲绝尘而去时,天色已经昏沉。斯蒂夫铁青着一张脸,将萨姆和斯科特赶出厨房,花费半小时独自在里面热汤、炸薯条和煎牛排,等待自己平静下来。酸奶杯只做了四人份,最后出门前他想了想,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冰淇淋,特地买来的开心果口味,虽然可能没有手工制的那么好吃,但巴基喜欢甜食,所以聊胜于无。

他端着食物上楼去,走廊灯已经全亮,客房的门半掩,里面却是一片漆黑。瞬间,巴基已经离开的想法猛地钻入了斯蒂夫的脑海,他几乎是惊惶地推门而入。

“巴基?”他喊,连声音都在打着颤。

房间内传来了一声嘟哝,然后顶灯打开,满眼雪亮。斯蒂夫两步走过去,将手里的餐盘放在茶几边。他看见巴基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地毯上放着的行李箱还没有打开过。

“你睡着了?”他问。

巴基继续揉眼睛,“有点困,”他含含糊糊回答。

斯蒂夫心绪稍安:“快来吃饭,饿坏了吧?”

“还好,”巴基下床,坐到桌边,“你叫我下去吃就行啊,还拿上来多麻烦。”

“一点也不麻烦。”斯蒂夫立刻答。

巴基回头向他微笑了一下,然后那笑容倏忽消失,快地像是一声叹息。

斯蒂夫发觉巴基的眼眶有点红。

巴基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汤,慢慢咽下去:“好吃。”他评价。

“是吧?我说过的,我妈的菜谱是传家宝。”斯蒂夫说,他由衷期望自己能够表现得更为快活一些。

这个美好的假期终究是给搞砸了。

 

“对不起,巴基。”斯蒂夫坐倒在床边,双肩猛然塌下去。

巴基还在一口一口喝着他的汤,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勺子笑笑:“说什么呢,我可听不懂。”

“你哭了……”

“呵,还真没有……我最讨厌为了自己而哭,凡人的人生没有什么值得流泪的。” 

“巴基……”

“你去过集体试镜吗,斯蒂夫?不是单对单,就是二三十人一起争取一个几分钟小角色的那种?”

“……没有。”

“我忘了那究竟是什么时候了,总之好多年前吧,那时候我也的确挺嫩的,嫩的和青草差不多,耐力不足,对情绪的控制也不够,那时候真心挺艰难……我记得有一次,虽然戏份不多,但有个非常不错的角色,那部电影后来也很火,我不会告诉你名字啦,反正我精心准备了很久很久,试镜前一晚还失眠了……后来你猜怎么样?”

“你没被选上?”

“哈,当然,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进到试镜的房间里一看,不光试镜导演和制片方的人在,甚至连那部电影的导演也在,他真的很有名气,拿过奖,有很好的作品,总之特别厉害的一个人,我很喜欢他。我可激动坏了,所以非常认真、非常认真地在表演,我也觉得自己发挥得还不错,可是自始至终,他连头都没有抬过,真的!完全没有抬过,一次都没有……你能想象那感觉吗?那天我才是真的大哭了一场……”

斯蒂夫无话可说。

“所以,”巴基用手里的汤匙搅动汤碗,汤已变凉,而他的声音渐渐低沉,“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是不是?”

 

“……你的片子什么时候上档?”

“下个月开始点映,然后慢慢扩馆。顺利的话十二月会全面铺开。”

“刚好赶在奥斯卡提名投票前?档期真不错啊。敢这么搞,看来尼克·弗瑞对片子的质量很有信心。”

“嗯,我还挺满意的。”

“恭喜啊……对了,我这周末在西好莱坞有个试镜,结束后会回纽约去。”

“巴基……”

“我休息好久了,也该开始找工作。你知道,好莱坞的失业率可是有百分之六十呢,不努力点没钱给娜塔莎发薪水了。”

“那……那你介不介意我稍微帮点忙?”

“呵,终于要告诉我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你知道了?”

“尼克·弗瑞开派对嘛,斯科特告诉我了。”

“这家伙……”

“谢谢,斯蒂夫,但还是算了吧。”

“巴基,斯塔克的事儿我真的很抱歉,我不该那么对你,我太蠢了。”

“和他没关系啊,真没关系,瞧你说到哪里去了……如果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当然会去的,我也想去啊,但……斯蒂夫,假如咱们还想继续在一起的话,最好避免同时出现在某个场合里,特别是那场合我原本没有理由出现,如果被拍到可就太危险了,你根本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写。”

“随便他们怎么写。”

“别意气用事,你那样除了给斯科特添麻烦,什么用都不会有。”

“巴基……我讨厌这样,这对你不公平,对我们两个都不公平。”

“嘘,别说了,斯蒂夫,这是为了你的奥斯卡,也是为了我们的那部电影,这没有什么不公平的。在好莱坞,在这世界上,游戏规则从来如此,想得到什么你就要付出代价。”

 

那天夜里,斯蒂夫·罗格斯在半梦半醒间翻过一个身,手臂所及之处一片空空荡荡,他几乎是立刻苏醒。有那么几十秒钟,他忽然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过去与未来:曾经有多少个夜晚,就在这张床上,他梦见自己抱着巴基,温暖、安全,宛如巢里的倦鸟、港口中落了帆的船。然后,梦醒了,身边什么都没有,一瞬间这张床、这个房间甚至这栋房子全都又大又空,大而无当,大到令人生厌。

斯蒂夫赤着脚跳下地。

 

客房的门依旧开着一条缝隙,有温暖的灯光泄露出来,瞬间熨平斯蒂夫皱巴巴的心。

他站在走廊上小心翼翼敲门。

半分钟后,门打开了,巴基披着睡袍站在他面前,微微皱着眉。

“你傻啊,斯蒂夫,这都十月了。”

斯蒂夫低头打量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拳击短裤,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唉,快进来吧,真拿你没办法。”

“你在干嘛?”

“看照片啊,就是你晚上给我的那些。”

其实那都是托尼·斯塔克带来的,是他们那部合作影片粗剪片段的一些剧照,因为后期正在进行中,大部分照片非常粗糙,甚至连绿幕背景都没去掉,但是已经可以看出,两人演的相当出色,成片效果拔群。

照片是冲印好的,打满了水印,尽管如此,能把这种东西带出工作室,可见托尼·斯塔克的确不是一般人。

现在那些剧照就摊开来放在客房的桌子上。

“你睡不着吗?”斯蒂夫问。

“下午睡过了嘛。”巴基答。

“我睡到一半醒来你不在。”他几乎是在控诉了。

巴基被他逗乐了:“是你说要给我一点个人空间的啊?我怕灯光太亮吵醒你。”

“那没关系,我经常开着灯睡,”斯蒂夫立刻表态。“你可以用床头灯。”

巴基宠溺地别了他一眼,俯身收拾那些剧照:“那走吧,混蛋,睡不着可别怪我。”

斯蒂夫几乎是在傻笑了。

 

他们回到主卧的大床上,巴基打开床头灯,倚着靠背一张一张翻看照片,斯蒂夫则躺在枕头里,紧贴着情人温暖的皮肤。他试图入睡,他的确应该好好睡一觉的,他该为明天注定的又一场地狱考验积蓄体力,何况巴基拒绝同往已令那个即将到来的夜晚,在想象中变得更为漫长。事实上,斯蒂夫也的确挺困的,无论是晚饭时的争吵还是睡前的运动都十分耗费能量,可是此情此景实在是太过舒适了,太过……令人愉快,他就是舍不得这么白白睡过去。

“……我应该早点遇见你,”他嘟囔道,这些话他早就想说了,“就在我们都只有十七八岁的时候就该遇见了,或者更早也不错……你说我们怎么会浪费了那么多年?”

巴基无声微笑:“那也未必是好事,斯蒂夫,时间自有其意义,比起十八岁时的我,我觉得还是今天的自己好多了,真的。”

“哼,”斯蒂夫用脑门儿拱了拱巴基的胳膊肘,睡魔让他难以控制自己尽量隐藏的幼稚情绪,“可是我嫉妒他们,嫉妒那些曾和你在一起的人……男人和女人……哼……”

巴基真的笑了,他长长叹口气,挪开胳膊让斯蒂夫彻底黏过来。他伸手环住他的宽肩,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挲着他上臂肌肉的线条,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斯蒂夫凌乱的金发里轻轻落下一个吻。

 

斯蒂夫发出惬意的哼声,用手臂占有性地勾住巴基的胸口,他现在感觉安心了,被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重重包裹,逐渐睡意朦胧。

“你说……他们相爱吗?”巴基突然问。

“什么?”斯蒂夫没听清。

巴基弹了弹手中的照片:“队长和他的中士啊。”

“他们当然相爱……”斯蒂夫不假思索答道,“当然啦,虽然那个年代不允许,虽然剧本里并没有明确提到,虽然我们在写角色分析报告的时候并没有点出来……但我真的觉得他们是相爱的。”

“我也这么想,”巴基的手无意识地在斯蒂夫的皮肤表面画着圆圈,“因为如此深爱,所以失去时才会那么痛……你说中士还会活过来吗?”

“也许吧,如果卖得好也许会拍成三部曲。”

“其实没有第三部也无所谓……”巴基感叹。

困意袭来,此刻的斯蒂夫已经有点神志恍惚了,他只是“嗯”一声作答。

“电影已将他们的故事永远保存下来,电影比现实更有力量……我想,这会是部好电影,好到令每一个看过的人都能够清楚感受他们之间的强烈羁绊。有一天……有一天当我们老去……当我们分离,他们会依然活着,依然相爱,依然感动大家……他们终将永恒……”

巴基的声音渐渐变轻,因为他发现斯蒂夫已经睡着了。他再次笑了一下,在凌晨三点钟,在床头灯洒下的圆锥形的光晕里,他脉脉凝视着他的睡颜,许久许久。

最终,又一个轻如雪片的吻落在了那丛金发间。

“……我爱你。”

他无声告诉他。

 ————————————————————

【吾血本的印调,没看到的看一下哈】


评论(23)

热度(186)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