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lydia

冬粉,纯的,就这样。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19)

【1】——【18】【19】【20】

——————————————

-19-

 

据说罗马帝国的毁灭只因为克丽奥佩特拉的鼻子长得恰到好处;而亚马逊雨林某只蝴蝶扇了扇翅膀,带来的结果就是两周后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一切始于社交网络,当然会是社交网络。

 

事实证明,尼克·弗瑞的宣发策略永远不会出错,斯蒂夫主演的冲奖传记片从小范围点映开始积累口碑,到了12月初全面铺开,票房走出一条华丽的大阳线,无论是影评人还是媒体全都不吝赞美之词。对于一个以艺术片成名,因商业大制作的主演而深受观众热爱,如今又转头杀回艺术片殿堂的天才男演员,奥斯卡组委会爱他的人气,而老迈的评委团们则爱他的谦卑,在这一年的颁奖季中,斯蒂夫·罗格斯可谓来势强劲,拿到了数个风向标提名,在社交媒体的标签热度也是居高不下。

直到12月18日晚上,一位加拿大网友在自己的推特里贴出了一张自拍照,照片大约摄于夏季,背景中有个戴墨镜的英俊男人的侧脸。那个网友配了这样一行字:假装自己和爱豆合了影,然后顺手给这条推特打上了“斯蒂夫·罗格斯”的标签。

蝴蝶的翅膀只是这么轻轻一扇。

 

凡是看过这张照片的人无不觉得那侧影真心挺像正主,开始嘻嘻哈哈的点赞转发,八个小时之后,第一位有着大量粉丝的推特红人转载了它,再过二十四小时,经过病毒式的爆发与扩散,这条帖子成功跳上了热门榜。而此时,人们的关注点已经不仅仅在于照片上的人是真是假了,因为他们发现,这个人身边还站着一位被自拍照的主人遮挡了大半张脸孔的神秘男子,两人之间的肢体语言亲密到近乎暧昧。

——这真的是斯蒂夫·罗格斯吗?

——难道斯蒂夫·罗格斯是弯的?

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

 

其实,在那条推特跳上热门之前,斯科特·朗和他的网络团队就及时关注到了。他们第一时间联系推主,可推主却完全置之不理,待到热度彻底爆炸,在热门榜上节节攀升,推主终于回复了一句话,全然的外交口吻,声称这个推特账号和所有照片已经打包出售。

所有照片?那就是不止这一张!

事态至此彻底失去了控制。

 

那时候,斯蒂夫·罗格斯和巴基·巴恩斯正一同待在巴基在纽约的公寓里,这是他们自10月在比弗利山庄分别后第一次忙里偷闲重聚,浑不知距离末日只剩最后几息。

斯蒂夫因为即将开始的奥斯卡提名投票而紧张至极,虽然影片口碑不俗,公关费也一掷千金,但今年是不折不扣的男主角大年,竞争尤为激烈,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好说。对此巴基当然帮不上什么忙,他所能做的只是一直握住斯蒂夫的手,默默听他将自己的担忧一遍一遍倾诉,他不需要说些什么,陪伴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

直到巴基的手机铃声猛地响起,像一把尖刀刺破了平静的空气。

是娜塔莎。

 

一按下接通键,娜塔莎的声音就如机关枪子弹般倾泻而出:“詹姆斯,如果你现在还在床上光着,我给你五分钟爬起来穿衣服,我马上到!罗格斯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如果还没死立刻叫他接电话!”

巴基怔住,片刻后微微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醒悟,这就是第二只靴子了。

他一言不发,把电话递给身边满脸疑惑的斯蒂夫。

“斯蒂夫?你他妈的电话关什么机!”通话那头已经变成了萨姆·威尔逊,同样的焦急万分。

“我……”斯蒂夫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果然是电池用尽了,之前他实在过于投入,以至于忽略了这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问。

“没时间废话了,我们马上到,你赶快收拾东西,戴好帽子和墨镜,在公寓侧门等着……对了,先看看窗外,路上有狗仔吗?”

“……没有,至少窗口能看见的地方没发现。”巴基已经转了一圈,他竟然是前所未有的镇静,镇静到甚至出乎他自己的预料。

“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斯蒂夫坚持。

“见鬼的你要是想直接被堵在公寓楼下,就继续啰里吧嗦好了!”话筒那边的娜塔莎在发飙,“立刻行动,快点!”

通话切断了。

 

斯蒂夫·罗格斯站在客厅中央,只感觉自己突然坠入了一个噩梦。不该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呢?一分钟前他们分明还那么幸福,一分钟后却突然天崩地裂,冰冷的海水从脚下涌出,整个世界摇摇欲坠。

“……巴基?”他茫然无措。

“别说了,斯蒂夫,”巴基伸手拿起他的包,把他放在桌上的皮夹塞进去,然后去门后取他挂着的外套。

一股凛冽寒意毫无征兆地爬上了斯蒂夫的背脊,令他的整个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

巴基把包和外套塞进他怀里,警惕地打开房门,向左右走廊张望了一下,还好,空荡荡的。

“快走,斯蒂夫,走楼梯间别走电梯……”他催促。

他的声音被打断了,斯蒂夫突然抓住他的胳膊,用颤抖却无比坚定地嗓音说:“巴基,答应我,我们不分手——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如何我们绝对不分手!”

巴基静静看着他微笑,然后捞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吻——在两年以前,在这房间里几乎同样的位置,他抓住他的围巾拉低他的头,吻他,将他接纳进自己的生命之中。而此刻,他再度吻他,一触即离。

“我爱你,斯蒂夫。”他告诉他,第一次表白自己的真心。

他将他推出公寓,随即用尽全身气力关上房门。

 

娜塔莎在十分钟后赶到,带来了斯蒂夫已经被萨姆顺利接走的消息。又过五分钟,第一个挂着照相机的狗仔出现在公寓前的大路边,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最终有接近二十人,说来也是可笑,巴基自出道至今摸爬滚打十八年,还从未得到过这样的待遇。而且按照时间推算,这还只是纽约本地的狗仔,洛杉矶的大队人马说不定还在路上,这规模绝对可以说是现象级的了。

房间内的巴基关闭了一个娱乐网站,半个小时前那个网站的论坛里有匿名网友上传了一套对比图,结论是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在那张疑似斯蒂夫·罗格斯的照片中,他被遮挡大半的神秘男性密友正是詹姆斯·“巴基”·巴恩斯——斯蒂夫在明年4月即将上档的某A级大制作里的男配角,某个好莱坞三线影星。

现在,一切已经不能用“巧合”与“沉默”来应对了。

 

凌晨四点整,当楼下徘徊的狗仔因为困倦而散去大半,剩余的也昏昏欲睡。巴基的公寓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托尼·斯塔克。

“别这么看着我,你以为我愿意来吗?”这是他站在门外说的第一句话。

“……请进。”巴基回答。

斯塔克根本无心寒暄,一边迈步走入公寓,一边低头看腕上的名表,语带厌烦地道:“我的时间很昂贵,所以我们最好少说两句废话,直接切入正题。”

娜塔莎径直插进两人中间:“斯塔克先生,你可以和我谈,我是巴恩斯的全权代理人。”

“请让开,罗曼诺夫女士,”托尼·斯塔克如此回答,“除非你代理他和斯蒂夫·罗格斯上床,否则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娜塔莎柳眉倒竖,立刻反唇相讥:“难道斯蒂夫·罗格斯是你养的狗?如果是的话,你该拴好他的链子,或者干脆带他去做绝育,而不是放他在外面乱跑!”

“好了,小娜,别说了,”巴基平静分开两人,“拜托你盯着网络上,我和他谈。”

 

他们走到书房里,关上门,显然谁也没有喝茶的心情,所以一切全免。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斯塔克先生。”巴基不卑不亢开口。

斯塔克冷眼四望,目光从书架以及桌上一摞倒扣的稿纸上面掠过,他毫不客气地走过去拿起来,发现是一页写到一半的剧本,他又把纸页丢下,“哼”了一声:“恭喜你啊,巴恩斯先生,我真是小看你对斯蒂夫的影响力了。”

巴基因他的无礼举动蹙了蹙眉头,不答反问:“所以你是来让我们分手的?”

“哈,恰恰相反,我是来恭喜你的,还是你技高一筹,Bel Ami(法语“漂亮朋友”,也是捷克一家世界级GV公司的名字,该公司充斥着各色东欧美少年们……铁总你狠)。我飞过来之前,斯蒂夫·鬼迷心窍·罗格斯恳求我,他可以做任何事,包括跪下去替我擦皮鞋,只要我能摆平这乱子,并且不用和你分手——所以高兴吗?你赢了,他唯一的条件就是不和你分手。”

当然,巴基脸上看不出任何快活的情绪,有的只是引而不发的愠怒,无论如何,对方话语里隐含的恶意也实在破了底线。“斯塔克……你恨我?为什么?”他径直问。

“我才不恨你,我只是挺烦你的,就像是烦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你会恨苍蝇吗?尽管它刚刚从你切好的果盘上爬过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托尼·斯塔克猛地爆发,从阴阳怪气变为了雷霆震怒,“因为你配不上他,因为你会毁了他,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瞧吧,多大的娄子!还有九天奥斯卡提名投票就开始了,他却被那些个王八蛋抓住了痛脚,打开网页都是狗仔们的狂欢盛宴!我他妈努力了足足两年!几百万公关费!还有老尼克全力经营的新作票房!全他妈毁在你手上——你还问我为什么!”

“所以斯蒂夫果然是被人盯上了……”巴基验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当然是被盯上了,废话!你们这对精虫上脑的蠢货,那傻乎乎的加拿大婊子拍到的照片可不止那么一张,她也聪明着呢,知道自己没资格玩这局牌,直接卖给了出价最高的狗仔头子,现在那混球手里的东西奇货可居,而斯科特·朗那白痴废物到现在还没把价钱谈下来,屁用都不顶……”托尼·斯塔克越说越怒,彻底开启了喋喋不休模式。

“你们一定能把照片买下来的,是吗?能把这件事情摆平?”巴基毫不犹豫打断,他现在只想确认这点。

托尼·斯塔克冷冷看了他一眼,又是那种恨不得把他踩在尘埃里的目光。“我当然能把斯蒂夫的麻烦摆平,我就赚的这份钱——我是个斯塔克!但这绝不代表我会替你做什么。”

巴基长舒一口气:“没关系,”他说,“最坏的可能性我已经想到了……没关系。”

“演技不错哈?”托尼冷笑,“真可惜,骗不了我,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无论嘴上说得多好听,讲到底不过是为了向上爬……毕竟,这方面你很有经验的不是吗?”

巴基的脸瞬间失色。

“如果你真的有心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就该踏踏实实在好莱坞打拼,而不是想方设法搭上斯蒂夫。你不会以为你在海德拉做过的那些事已经没人知道了吧?现在可是网络时代,只要有一个人不失忆,公众就绝对不会忘却。”

 

客厅里,娜塔莎焦躁地刷着娱乐网站,心思大半都放在书房内那场自己无法参与的对话上面,突然,一个新的头条跳了出来,题目叫《神秘先生的发迹史》。

那报道是以这句话开始的:如果有人还记得十年前名噪一时的海德拉经纪公司的话……

娜塔莎猛地扣上电脑,用两只手捂住嘴,泪水迅速夺眶而出。

她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她想,终于。

——————————————————

【吾血本的印调要结束了,没看到的看一下哈】


评论(70)

热度(205)

©estalydia | Powered by LOFTER